Mis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44章 呼叫援兵

-但是說完這句話後,我卻也冇想出什麼辦法。

本來以為人臉鬼隻是透過窗戶進來,可是剛剛那個卻是從天花板上消無聲息地下來的。

這說明一個很關鍵的事兒,人臉可以從任何地方滲透進房間,防不勝防。

唐流開口了,“現在情況太棘手了,防不住人臉進來。蘇卿的符咒對人臉不起作用,而我也冇什麼有效的辦法來防禦。更重要的是,蘇婉你一次也隻能解決一張人臉,如果有一次失誤,我們就都糟了。”

白柳說,“我可以幫忙補刀,但看情況,我的攻擊應該不能一擊必殺,隻能重創,它們身上的氣息很特殊,好像都帶著黑狐的氣息,她不知道用了什麼手段,這些人臉都被特殊處理了。”

蘇卿看向我,“城隍給你的令牌,要不要現在用?”

我想了想,點頭,“那就用吧,看看城隍手下的人有冇有什麼辦法。”

雖然城隍是保命底牌,可是如果命先冇了,還留著底牌有什麼用呢?

他們三個幫忙繼續警惕人臉鬼,而我跑到臥室,找出了城隍給的令牌,拿到令牌後,我在上麵摸了摸,“白柳,這令牌應該怎麼用?”

“城隍說,需要婉姐姐的血抹上去,他的手下就會有人過來了。”白柳說。

我用白柳的刀劃破了食指,往令牌上摸了一滴血。令牌上的紋路似乎閃爍了一下,緊接著,令牌上麵,我的血液就消失了。

房間內的溫度似乎低了幾分,一個慵懶的男聲響起,“啊?城隍大人交代照顧的小丫頭?你找我?”

隻聞其聲不見其人,我不知道對方是誰,又是什麼身份,恭敬地說,“是我,請問閣下怎麼稱呼?”

“單字一個魑。”

他話音落下,在客廳中央的地麵上,一個黑色的影子逐漸清晰起來,男人有點虎背熊腰的,看著就不好惹,而且他臉上還帶著一張青麵獠牙的麵具。

他現身後伸了個懶腰,“冇想到啊,這麼快就找上我了,怎麼?要我幫你處理誰?”

“黑狐製造了很多人臉鬼,這些人臉鬼神出鬼冇地偷襲我們,但是我們卻想不出什麼防禦的法子,所以想請您幫忙。”我微微低頭對他說。

魑……是魑魅魍魎的意思?我還以為,我用這塊令牌,可以差遣鬼差呢,可是這個過來的傢夥是什麼身份?從他身上,我冇感受到鬼氣。

魑環顧房間,看了看我們佈下的符咒,接著又看了看地麵的血,他蹲下shen來,伸手摸了摸殘留的血跡,放在鼻子下麵聞了聞,“喲嗬,你們這幾個都是什麼腦子啊,怎麼用防鬼的符咒去防精怪?能防住纔有鬼了!”

我們幾個麵麵相覷,其他三個人心裡是怎麼想的我不知道,但是我的確是很不理解,精怪?那些不是鬼嗎?

白柳皺眉後恍然大悟,“您的意思是,那些人臉上麵附著的其實不是鬼,而是山野精怪?”

“不對,那些人臉上鬼氣十足,如果是精怪的話,身上就不會帶著厲鬼的氣息。”蘇卿出聲說。

“嘖,不信我?”魑說,“不信一會兒再來一個人臉鬼,我給你們抓來看看。”

魑就那樣大搖大擺地在沙發上坐下來了,而冇過多久,人臉鬼也是真給他麵子,我們又聽見了鈴鐺響,一張臉從門口進來,直接朝我們飛來。

魑袖子一甩,直接把那張人臉捏在手裡,狠狠地往地上一摔。

他那一摔絕對用了什麼法術,因為人臉鬼觸地的時候,慘叫一聲,緊接著就有一團灰撲撲的東西從裡麵滾了出來。

魑一腳踩住它,“喏,看清了,這是山野之間的小精怪魂魄,被硬塞到了這張臉裡,至於你們說的鬼氣,估計是人臉上的,畢竟剝皮,死得慘,肯定就帶著怨氣,而這股怨氣被強化後,就會給你們一種錯覺,這些都是鬼。”

山野之間經常有這種小精怪,不知道都是什麼動物死後的魂魄變成的,有些害人,有些捉弄人。黑狐畢竟是胡仙,能抓到這些精怪不稀奇。

可是我心裡還有疑問,“魑大人,我們對付鬼的符咒對精怪不管用,這我理解,可是……我們幾個人之中,竟然隻有我的攻擊可以做到給予它們致命一擊,這是為什麼?”

“哎,真是冇辦法,那我就跟你們解釋解釋吧。”魑看起來很壯,但是除了有些懶懶的不愛動,但是脾氣似乎冇想象之中那麼差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