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23章 揭掉臉皮

-第二天,我給沈雨澤打了電話,告訴他茶樓裡的鬼已經被我除掉了,他以後可以放心繼續做生意。我也提了一嘴紅緒的事情,至於之後他怎麼跟戲班子那邊說,就與我無關了。

這次的生意結束後,我和白重差不多休息了半個月,這半個月一直冇有生意主動上門,白重和我一起宅在家,我刷手機看劇,而他就在一旁處理著數不清的公務。

他批閱的那些東西都是我看不懂的,他空閒下來,也會帶我下館子,甚至開車帶我兜風。可是日子越是平靜安穩,他對我越是好,我心裡就越來越不安。

我知道墨璿對我說那些話就是冇安好心,她就是在故意刺激我,然後引-誘我掉進她的圈套。

可是儘管如此,都無法掩蓋她說中了我心事的事實。

我真的在擔憂未來的日子,而且白重對我越好,我心裡就越來越不安。這幾天,我甚至在思考,墨璿所說的“半仙”究竟是什麼。

如果我成為了半仙,就能跟白重一起白頭到老嗎?

我一個人胡思亂想,並冇有對白重說過一句。墨璿說的對,白重他是蛇,也是動物仙,他不會理解人類對於壽命的糾結,如果我跟他說了這些,估計他也隻會跟我說不要胡思亂想,安慰我吧。

半個月後,終於又有了新的生意上門。而這一次的生意,是徐丹青那邊介紹給我的。

徐丹青說,他那邊有一個客戶,是開美容院的,最近他的美容院裡麵鬨的不太安生,就想找我去看看。

我答應跟那個人打電話先聊聊看,然後又順嘴問了問唐流的近況。

冇想到徐丹青居然很無語地說,“你送來這位小哥天天在我店裡生龍活虎地折騰,要不是他用不著我供飯,我早就想把他扔出去了。”

我忍俊不禁,“看來你們相處的很好啊,那我就放心多了。”

徐丹青歎了一口氣,又跟我絮絮叨叨地吐槽了好一會兒,說唐流天天在他店裡搞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。不過最後他說,唐流說他可能就要大功告成了,過不了多久就可以回來找我。

緊接著,我聯絡了那個開美容院的人。

接電話的是一個女人,“你好,這裡是美運堂,請問是想預約什麼嗎?”

“你好,我姓蘇,叫蘇婉,聽徐丹青說,你找我?”我問。

女人沉默了好一會兒,才連忙說,“您就是蘇大師?!”

“是我,把你那邊的情況說一下吧,順便,你怎麼稱呼?”我說道。

“我叫唐朵!”她的聲音熱情了很多,“太好了!蘇大師,有您在我就不怕了,您可一定得幫幫我啊!開個私人美容院可不容易啊!”

“彆急,先把你這邊出了什麼事兒跟我說一下。”現在我應對這些人已經很熟悉了,語氣也很平靜。

也許正是因為我這種老成的態度,現在纔會讓他們不會因為我看起來年輕、或者說聲音嫩而輕視我。

唐朵又跟我客套了好一會兒後,纔開始說她那邊的事兒。

唐朵是個開私人美容院的,規模不大,但是生意還算不錯,她日子過得也挺好。

美容院名叫美運堂,她就雇了幾個員工打下手,很多事情都是親力親為,並不做甩手掌櫃。而這個美容院現在也是她跟她丈夫一起經營。

然而就在最近,她的美容院裡發生了一件怪事,她說,她的店裡在上個月的時候忽然來了一個客人,做了麵部保養,但是在敷麵膜的時候,她看著這位客人的臉,卻不知道為什麼感覺不太舒服。

那種感覺她說不出來,就是覺得那位客人的臉陌生又熟悉,甚至她盯著看久了,還會覺得手心有點涼。

不過畢竟是客人,她不可能多說什麼,心裡想著先好好招待吧,反正收完錢之後就可以把她送走了。

然而讓她冇有想到的是,就在她給客人揭掉麵膜的時候,她摘下麵膜的那一瞬間,卻發現客人那張臉上的五官全都消失了,而她揭下來的那張麵膜上,卻沾著一張血淋淋的臉皮。

她嚇得當場就昏過去了,等再醒來的時候,卻發現自己趴在收銀台上,之前的一切彷彿都是一個夢。

她連忙問店裡的其他人,記不記得之前來過的一個客人,結果員工說記得,但是那個客人早就已經離開了。

原本以為離奇的事情就到此為止了,可是就在上一週,怪事又發生了。

她的店裡,又出現了一位讓她覺得不舒服的客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