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蛇瞳孔 >   第107章 不願麵對

-花軟隻是個孩子,她居然會露出那樣絕望的眼神,我的心也跟著一顫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而白重輕輕握住了我的手,問花軟,“你想起了什麼?”

花軟呆了一會兒後,把目光轉向了地上的周何故。

她慢慢從地上爬起來,想要靠近周何故,我見這一幕,立刻把她拉住了,“花軟,你到底怎麼了?你想起了什麼?你告訴我!”

周何故還在地上掙紮著,反覆重複那一句話,“為什麼要回來……為什麼要回來……”

花軟緩緩閉上了眼睛,顫抖著說,“我想起來了,我全都想起來了……家裡的火……家裡的火不是炭盆被打翻,是表姐自己點燃的……”

“那一天……那一天我不在家,我被表姐夫打發出去買米了,他讓我帶上弟弟妹妹一起……我臨出門前,他還特意跟我說……跟我說,我們可以在外麵多玩一會兒,晚點回家……”花軟哽嚥著說。

“可是我冇有,我惦記著表姐今天因為翠兒的事兒生氣,就想早點回家,結果……結果我們回去的時候,就看見家裡燃起了大火,我衝進去想要救人,可是表姐已經昏倒在了房間裡,表姐夫渾身是火,問我為什麼要回來……”

我吃了一驚,事情真正的經過,竟然是這樣嗎?

花軟原來說過,她是在家裡照顧弟弟妹妹,當察覺到起火的時候為時晚,所以才死在了裡麵,而且也說過,還有一些東西她想不起來……

“是因為臨死前受到了極大的刺激,花軟不願意麪對現實,因此記憶纔會錯亂。”白重說道,“而周何故那句話,就是讓她想起一切的鑰匙。”

花軟呆呆地看了周何故很久,淚水一直冇有斷過,過了很久後,她抬起手去擦臉上的淚痕,“你們答應過我的,讓他解脫吧。”

白柳看向了我和白重,在我點頭之後,白柳手起刀落,一刀斃命,讓周何故痛快地徹底瞭解了。

看著慢慢化成灰燼的周何故,花軟牽強地扯了扯嘴角,“我還想起來一件事,我身上冇有戾氣,是因為表姐和表姐夫把戾氣都引到了自己身上。不隻是我,我的弟弟妹妹身上似乎也冇有多重的戾氣,他們隻是被環境影響,徹底失去了神誌。”

聽著花軟的話,我感到萬分心痛,而且也猜出了一些端倪。

恐怕這對夫婦和矛盾早就已經到了不可調和的地步了,而更有一個可能,他們家裡揹負著钜額的外債,但是這些事情,他們並冇有告訴花軟這個孩子。

钜額的外債,讓兩個成年人崩潰,至於外麵有人什麼的隻是情緒崩潰的一個導火索,而周何故意識到了這些,提前把孩子們支開,卻冇有想到,在火徹底燒起來的時候,孩子們卻回來了,同樣葬身火海。

而當他們被人利用、關起來催化戾氣的時候,這對夫婦其實也在拚儘全力保護三個孩子。

我攥緊了拳頭,沉聲說,“花軟,我會弄清楚,究竟是誰在拿你們一家子養蠱的。”

這一家人本就夠悲慘了,竟然還有人利用他們,想要讓家人之間自相殘殺來製造出大凶的厲鬼,不可饒恕!

花軟慢慢從地上站起來,深吸了一口氣,“姐姐,我現在徹底想起來了,我知道曾經關著我們一家人的地方在哪兒,跟我來。”

我們跟著花軟,直接走到了消防通道,這棟寫字樓本不該有地下的空間,而我仔細辨認了下,發現消防通道連接的地下,似乎是電閘檢修的地方。

而當我們跟著花軟順著樓梯走下去的時候,立刻就看見了一個小房間,上麵寫著“閒人勿入”的牌子。

我伸出手想要推開門,白重一把抓住我,眼神淩厲,“不要碰,這門有問題。”

“有問題?”我十分錯愕,我現在感受不到任何氣息,為什麼白重會如此警惕?

但是緊接著,我就想起了白柳的話。

周何故身上怨氣沖天,但是白柳在這家公司裡麵逗留了這麼多天,卻一點端倪都冇發現。

我立刻緊緊盯著這扇門,如果這其中有貓膩,那麼,之前封印他們一家人的地方肯定就有問題,而相對應的這扇門真的有很大可能存在著問題。

此時,我再仔細去看門上那四個“閒人勿入”的打字,一瞬間打了個激靈。

“怎麼了?”白重察覺到我的異樣,立刻問道。

我立刻揉了揉眼睛,難道是我眼花嗎?

剛剛……我為什麼感覺,這四個字在滴血呢……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