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聽見這話,水靈的聲音差點劈差了,但她穩住自己靜觀其變。

和尚的吟唱被打斷,他眼神迷茫的問:“為何我不能?”

丫丫站了起來,她臉上的表情有了很大的變化,剛纔還是天真無邪,這一刻就像飽受滄桑的婦人。

水靈看著她,但往生咒未停。

她心裡那個不靠譜的想法又冒了出來,也許……可能……真實的故事並不是流傳的那樣子。

此刻丫丫眼神犀利的盯著和尚,“慈念,你把自己的名字也忘了嗎?那你肯定也不記得我是誰。”

水靈腦海裡有光一閃,慈念,這個名字好像在哪兒聽說過,可是想不起來了。

司善官說道:“哎呀,慈念,他居然是慈念。”

水靈一心二用,問道:“你認識?”

司善官嘖嘖兩聲,“當年有名的佛修,可以超度任何一個惡魂,而且……”

他突然頓住不語,不知道是想起了什麼,還是在回憶什麼。

等了片刻司善官才幽幽的說道:“當時他長的可好看了,不僅女人一見瘋狂,就連男人看了都要娶回家。”

司善官的話差點又讓水靈的吟唱走音,她看向慈念,他還是頂著宮千鈺的臉,好彆扭。

當下她在心裡問:“他到底長什麼樣子?我現在看著是宮千鈺的臉。”

司善官笑道:“那小子在你心裡是最好看的,所以你就會看見他變成了宮千鈺的模樣。”

水靈不解的問:“可是他本身長什麼樣子啊?”

司善官沉吟片刻說道:“你有冇有聽說菩薩會幻化成各種形態的人去普度眾生?”

水靈暗暗點頭,“聽說過,這有什麼關係嗎?”

司善官歎口氣,“所以當一個人修煉到一定程度,那麼他本身的容貌就會被隱藏,誰看見他都會幻化成自己喜歡的容貌,增加可信度和親近感。”

水靈嘴角抽了抽,她穩住聲音,自己第一眼看見這和尚的臉時腦子裡隻想著把他打成豬頭,還真冇有什麼親近感和信任。

難道這就是不正常人的腦迴路?正常人應該會產生那樣的感覺吧。

司善官說道:“快看,他們要乾什麼?”

水靈扭頭看過去,慈念走向丫丫,臉上浮現了震驚,猶豫不定的問:“妍妍,你是妍妍?”

丫丫點頭,“是我。”

水靈左看看右看看,心裡問:“爺爺,你說我是不是該閉嘴了?”

司善官說道:“我看你也冇本事超度他們,因為你現在心裡長草,根本就不認真,所以你閉嘴吧,彆耽誤我看熱鬨。”

水靈無語,她冇有立即閉嘴,而是將這一首吟唱完畢才閉上嘴。

現在她是夾在兩人中央,所以她收起琴就彎腰溜到一旁坐下看著。

丫丫……不對,她叫妍妍。

妍妍冷哼一聲說道:“彆過來,不要碰我,我救你一命,可你是怎麼對我的?”

慈念頓住腳步,臉上浮現掙紮,他垂下手臂,無力的說道:“對不起。”

妍妍厲聲說道:“當年我隻要你一句對不起,如果你說了,我也不至於流浪到現在。”

她淒涼的一笑,“冇人能超度我,因為這世界已經冇有我的位置了,我還不如當丫丫,至少可以無憂無慮的存在著。”

水靈聽到這裡心中就幻想了一出大戲,就是這個慈念因為受到什麼威脅,所以給公主做駙馬,但後來因為什麼事兒他把公主個殺了。

公主?水靈猛的看向妍妍,公主啊,她那麼小呢?

冇成年的小孩子能娶駙馬嗎?

這到底什麼情況?

不僅水靈是一腦袋的懵,司善官也自言自語,“什麼鬼?那麼點的小孩子怎麼可能成親,即便是要救人,那也得找個成年的公主來收駙馬吧?”

水靈尷尬了,摸摸鼻子說道:“我哪兒知道,希望他們能把事情的經過說出來。”

不過自己有那麼一刻懷疑過公主本身是小孩子,當時自己給否定了,現在……

她扶額,這世界太玄幻了,好想回家。

司善官鄙夷的說道:“瞧你這點出息,看熱鬨又不要錢。”

正說著,妍妍為了阻止慈念靠近,她抓下頭上的髮飾扔過去,慈念袖子一揮便將髮飾甩開。

那髮飾帶著呼嘯直奔水靈,水靈連忙往旁邊一滾!

“啪!”那髮飾居然砸進了玉石地磚裡麵。

水靈心疼的說道:“是不要錢,就是有點費命。”

如果她剛纔坐在那裡不動,這一下子還不將腦殼打碎?

慈念無奈的說道:“彆淘氣,來我身邊,就像以前一樣。”

可那妍妍冷笑道:“我身患重疾,為了救你我甚至停了自己的藥,你卻嫌棄我是個小孩身體,不能與你在一起。”

難道我救你還救錯了?我當初不是說過你是你我是我,誰也不乾涉誰,等三年過後你就可以離開公主府嗎?”

“為何你不能安安靜靜的去唸經,安安靜靜的等待時間?”

水靈現在整個人都是懵逼狀態,實在是不明白這倆人發生了什麼事兒。

她試探的插嘴,“你們兩個能說一下事情的經過嗎?我現在好奇死了。”

冇想到妍妍和那個慈念兩人同時扭頭看著她喝道:“你閉嘴。”

水靈摸摸鼻子,行吧,自己閉嘴。

就在那兩人僵持對視的時候,門口又走進來一個人,是一個身穿白色道袍的老道士。

他笑道:“看來千年遊魂也找到了。”

水靈皺眉看著那個倒是,他渾身都散發著邪氣,莫名的水靈就想起雪女,覺得雪女也是這人的陰謀之一。

當下她就問道:“那個道士,雪女是不是你丟在皇宮的?”

那白袍道士臉上戴著銀色的麵具,麵具上有倆窟窿可以看路。

他扭頭看向水靈,“是你啊,你總是破壞我的好事兒,可偏偏你身上有功德,我又不能把你怎麼樣。”

頓了頓,他輕笑一聲,“不過沒關係,抓了這兩隻千年之魂,我的陣法就有了陣眼,當陣法大成,彆說你那點功德,就是真正的神仙來了我都不怕。”

司善官怒吼一聲爆了粗口,“放我出去,我特麼要拍死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