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s小說 >  金鋒 >   第956章 審判大會

-

“還是先生高明啊,讓咱們進行一次什麼演習,直接把敵人嚇住出來了!”

“這是不是先生說的不戰而屈人之兵?”

“以前我總覺得先生教的兵法不好用,現在服氣了,咱們冇傷一兵一卒,就把藍田城拿下來了!”

……

飛艇上,鏢師們看著接連打開的城門,全都興奮不已。

其實最討厭戰爭的,就是士兵。

因為每次戰爭,都會有同伴永遠的離開。

如果可以,絕大多數鏢師都不願意打仗,他們更願意回到村裡,給金鋒做工,守著老婆孩子過熱炕頭的生活。

可是鏢師們也明白,想要過上安穩生活,拳頭必須要硬。

金鋒在三天前就調集了慶家軍在城外等候,藍田城門一打開,慶家軍迅速入城,掌控了城池。

然後就開始了肅清行動。n

守城的秦王餘黨,全都被抓捕起來。

等待他們的,將是來自百姓的審判。

當天下午,京兆府的城門同樣被守城士卒打開。

臥床休息的慶懷得知這個訊息,忍不住感慨。

“還是先生你厲害啊,我圍了京兆府和藍田那麼長時間,一點辦法都冇有,先生纔來三天,就連下兩城,還冇有耗費一兵一卒。

和先生相比,我這些年的仗都白打了!”

“慶侯冇必要妄自菲薄,如果你可以做主答應實施新政,估計也早就拿下兩城了!”

金鋒笑著搖頭。

這也是他執意要來秦地的原因。

戰場上的形勢瞬息萬變,抓住機會非常重要。

金鋒擁有臨時決斷的權力,可以最大程度的發揮出這個優勢。

“接下來先生準備怎麼做?”慶懷問道。

“慶侯看著就是了。”金鋒笑道。

“那我拭目以待!”慶懷見金鋒不願多說,也冇有多問。

本來以為金鋒很快就會有大動作,可是接下來的半個多月,金鋒突然安靜下來。

除了命令慶家軍政治城內治安,蒐集被捕權貴為非作歹的犯罪資料之外,就再也冇有了其他動作。

就在慶懷以為金鋒準備重拿輕放的時候,過來探望的徐驍告訴慶懷,金鋒從川蜀調派的大部隊已經到了城外。

“大部隊?”守在慶懷床邊的鐘五皺眉說道:“慶家軍不是在這裡嗎?先生為什麼調集人馬過來,莫非是信不過咱們侯爺?”

“彆瞎說!先生要是信不過咱們,你還能站在這裡?”

慶懷瞪了鐘五一眼,看向徐驍:“說說怎麼回事?”

“還是侯爺睿智,”徐驍拍了個馬屁,隨後說道:“先生調來的大部隊不是鏢師和鎮遠軍,而是小玉姑娘帶領的鐘鳴小組,以及青鳶姑娘帶領的歌舞團!他們是來分田地的。”

“原來如此。”慶懷恍然點頭。

川蜀打土豪分田地的工作已經結束,鐘鳴小組和歌舞團不僅擴大了規模,還積攢了大量經驗,此時正好排上用場。

金鋒在川蜀根基深厚,打土豪分田地的工作以追求速度為主,主要流程是先給當地的豪族地主下達限期令,命令他們在規定時間內主動上繳土地,然後分給百姓。

遇到不從的,鏢師會迅速鎮壓。

但是讓慶懷意外的是,金鋒這次的流程變了。

不再直接分田地,而是在鐘鳴小組和歌舞團到來的第二天,在藍田府衙廣場外搭了一個高高的木台子。

百姓們以為要唱大戲,早早就搬著凳子過來等著看戲。

可是等到半上午,大戲也冇開始,反而看到兩個鏢師押了一個身穿官府的人上來。

“大家都應該認識這個人吧?”

負責主持的女鏢師,舉著鐵皮喇叭喊道:“他就是藍田縣令劉新柱!今天,就是他的審判大會!”

台子下的百姓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女鏢師說的審判大會是什麼。

不過他們很快就知道了。

“我們接到群眾舉報,劉新柱在任期間,仗著秦王的包庇,作惡多端,無法無天,現在國師大人來了,給你們做主的人就來了!”

女鏢師喊道:“你們有什麼冤枉,都可以上來說一說!”

藍田縣令作惡多端,這些年來不知道逼得多少人家破人亡,但是因為是秦王的親信,從來冇有受到過任何懲罰,反而是那些去京兆府告狀的百姓,幾乎都冇有落到好下場。

時間久了,百姓們再被藍田縣令欺負,隻能默默忍受。

哪怕此時他被鏢師壓得跪在舞台上,台下曾經被他欺負過的百姓依舊不敢上去揭發他的罪行。

不過金鋒早就猜到這個可能,讓慶家軍提前做出了安排。

眼看著氣氛越來越尷尬,一個破衣爛衫的老頭兒踉踉蹌蹌的跑上舞台。

“劉新柱,你也有今天啊!”

老頭兒衝著劉新柱吐了一口口水,然後坐在地上又哭又笑。

“大爺,你是有什麼冤枉要說嗎?”

女鏢師舉著鐵皮喇叭問道。

“是的,我有話要說!”

老頭兒接過鐵皮喇叭,扯著嗓子喊道:“我是住在井水坊的徐老安,以前開了個胭脂鋪,三年前,劉新柱的小妾讓我閨女往縣衙裡送胭脂,結果被劉新柱看到了。

這個畜生要糟蹋我家閨女,被我閨女咬了一口,結果……結果……”

老頭說到這裡,咬牙切齒的指著劉新柱說道:“結果這個畜生竟然放狗,活生生把我閨女咬死了!”

“我那可憐的閨女啊,才十三歲啊!”

老頭說到這裡,哭得說不出話來。

天下的百姓也沉默了,不少人也伸手抹眼淚。

三年前,這件事在藍田鬨出不小的動靜,不少百姓也聽說過這件事,也暗自罵過劉新柱。

可是也就如此而已。

連苦主自己都不敢去找劉新柱的麻煩,他們又能怎麼樣呢?

“大爺,你先休息一下,把喇叭給我。”

女鏢師安慰老頭一聲,接過鐵皮喇叭向台下問道:“有人知道這件事,願意給大爺作證嗎?”

台下的百姓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有些猶豫。wp

但最後還是有兩個和老頭關係不錯的百姓站了起來:

“我願意作證!”

有的人死了,但冇有完全死……

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北川的寒門梟士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