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還個屁!”

秦肆順手把鑰匙往兜裡一裝,痞的很,“有本事來拿?”

孟歌:……

這個二貨!

沉著臉,轉身回了臥室,“砰”的把門關上,還鎖得緊緊的。

一眼都不想看見他。

秦肆:……

哈哈!

突然覺得小孟娃越來越有意思了……想到之前那個不小心的吻,秦肆忍不住又摸了摸唇,覺得自己簡直魔怔了:“還……挺軟啊!”

青山莊園,某隻半夜出走的祖宗,又於半夜趕了回來,回來之後,就躲回房間洗了澡,又拿了新製出的藥丸,化成水,往胸前按摩著。

唔!

就是這樣的用法……她自製的豐胸丸,她比誰都懂,這種按摩加入藥的方式,能最快豐胸。

隔壁房間,男人一直未曾睡下,等聽到她回來的那一瞬,他勾了勾唇,漸然入眠。

翌日,天晴。

一大早,江管家就起來了,廚房裡各種忙活,到六點半的時候,就著急的上樓去拍門:“小風,小風起床吃飯啦!”

顧北風:……

猛的從床上坐起,眼底有著駭人的血色一閃而逝!

極煩的猛撓了一把頭髮,剛要吼……卻瞬間想起,哎呀,這是在青山莊園。

外麵的人,是管家爺爺啊!

她連忙把吼聲壓了回去,頓時整個人精神了。

跳下床,把門拉開,眼底依然拉著血絲,但已經乖巧的很:“爺爺,我很快起床……”

她有起床氣,很嚴重。

如果被人吵到了,更是要提刀殺人的。

不過,如果吵她的是江野,是江管家……她忍了。

“行行行,那你趕緊起床啊!爺爺給你做了早飯,你一會兒要去學校……”江管家看一眼小姑娘海綿寶寶的小睡裙,乖得不行的小樣子,頓時又軟得心都化了。

樂嗬嗬說完話,江管家下樓。

顧北風吐口氣,又吐口氣……好氣!

為什麼她還要上學?!

一個小時後,顧北風吃過飯,晃著往外麵走。

看這樣子,是真的不想去上學。

江野彎唇,拿紙巾擦了一下唇,不緊不慢的道:“我送你。”

“你今天不忙?”顧北風臉一黑,回頭問,“我自己去就行。”

這祖宗,怕是又要逃學吧!

江野冇接她的話,拿了車鑰匙跟她一起出門。

……

江都大學,顧明珠已經在這裡等了很久了,不耐煩的道:“媽,姐姐今天不是說要回來上課麼?那什麼中醫係都高調的打出歡迎詞,這打了多久了?姐姐真是好大的架子,居然讓整箇中醫係都等她一個人。”

許淑蘭對著鏡子補妝,眼底一片嫌棄:“山野村婦的教養,能好到哪兒去?對了,這次把你跟顧北風在同一個學校,一定要給媽媽長點臉,彆讓那個死丫頭給比下去,聽到了嗎?”

顧明珠震驚:“媽,你在說什麼?我是半路硬塞進來的,怎麼比……”

“不比也得比!這再過倆月就期末考試了,她顧北風能行,你也能行!”許淑蘭厲聲打斷,把手裡的小鏡子一扔,寒聲道,“要不是為了能抱上江家,她顧北風算個什麼東西?!”

正在這時,江家的車子到了。

顧北風下車,江野落下了車窗玻璃,溫聲看著她:“乖一點,不要逃課,我下午來接你,嗯?”

還要接?

顧北風愣了一下,顧明珠從車裡跳下來,風風火火跑過來大叫道:“姐姐,我是明珠呀,好巧,我也來這裡上學了。”

草!

顧北風瞬間心裡一股壓不住的燥勁猛的衝了上來,冷冷的看過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