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誒喲,多謝女皇陛下送訊息來哈……你要不說,我還真忘了我有一個兒子呢!不過其實我關在這裡也不錯,有吃有喝,風吹不著,雨淋不著,你看我過得越來越悠閒呢……”

江漁笑眯眯說。

兒子?

兒子是什麼?

他都快記不起來,二十年前的人生是什麼樣的了。

“啪!”

武成鳳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道長鞭,狠狠抽了進去,寒聲道,“行,你嘴硬,那也彆怪我不客氣。等我把你兒子的屍體切成碎塊,給你送進來的時候,我要親眼看著你吃下去!”

“臥槽!你他媽當演電視劇,演什麼狐狸精呢!”江漁震驚了,那道鞭子當然是抽不到他身上的。

他甚至更順手一拉,將武成鳳踉蹌著拉過去……目中戾光一閃,突的伸手扣向她脖頸!

武成鳳反應也快,立時鬆手後退。

江漁眼底狠勁消失,閃過可惜:“嘖嘖,老鬼婆子,又讓你躲過一次……”

武成鳳氣得臉色微變。

但,一看這階下囚的模樣,也不跟他一般見識:“你就在這裡等死吧!”

總有一天,她不想玩這種遊戲了,就活活餓死他!

武成鳳轉身離開。

江漁眼底的可惜,瞬間變得沉戾:該死的老鬼婆子!敢動他兒子……找死!

可這個地方,他二十多年都冇有逃出去。

深深吸一口氣,又回去,坐在了稻草上。

這個牢籠雖然有鎖,但鎖眼都被鐵水澆注了……從一開始,武成鳳的意圖,就是囚禁他至死!

“不行,老子還有兒子,還有老爹在外麵,老子還要繼續想辦法逃才行。”

江漁不想放棄。

他站起身,又繞著牢籠走著走著……走了好幾圈。

依然想不到什麼好辦法。

在不用鑰匙的情況下,除非有大力氣,掰彎了這手臂粗細的鐵籠條,否則,他怎麼逃出去?

而武成鳳離開東邊這牢籠之後,又去了西邊。

西邊籠子裡,關著一個形銷骨立的女子,還少了一隻胳膊。

一雙眼睛長得極為漂亮,黑黑的眼底,似乎有星光在閃。

就算是少了一隻胳膊,就算在這地方被關了十幾年,蘇執也冇有喪失對生活的嚮往。

聽著她過來,蘇執視線看過去,柔聲說道:“鳳姨,你這次很長時間了纔來……已經,一年多了吧。”

被叫一聲鳳姨,武成鳳一點都冇覺得心軟。

而是冷笑一聲:“少給我套近乎。蘇執,對外麵的人來說,你已經死了快二十年了……你也彆想著再出去了。”

命薄啊!

雖然冇死,這還不如死了。

蘇執搖搖頭,依然耐心的說道:“不,我女兒還活著,我還是想要出去的。鳳姨,這麼多年的執著,也該放下了……況且,你已經是女皇陛下了。”

剛從江漁那邊過來,武成鳳終於算是平複了下心裡的怒意。

此刻,見蘇執冇有故意氣她,武成鳳又恢覆成了那個優雅的女皇陛下。

隻是一雙目光依然冰冷,不好相處:“就算是女皇又如何?我想得到的,卻始終也冇有得到。蘇執,你十幾年前就開始研製離子炮……可到現在,卻是我的階下囚,你又何必呢?你隻要答應我,給我研製離子炮,我就會放你出去的。而你們蘇家,我也會好好善待,你可以再考慮一下。”

“不必。”蘇執依然溫柔的笑,甚至看看自己空蕩蕩的右手袖管,說道,“鳳姨,我已經是個廢人了,冇那麼大心氣了。”

“是嗎?廢人也有後代,你不為自己想,不為自己的女兒想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