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白靈臉色更白,氣得渾身發抖,幾乎喊出了破音:“胡扯!怎……怎麼可能會有私生子!江野!你這是大逆不道!”

“唔!冇有嗎?”跟白靈氣得跳腳的神情相比,江野這神態,真的太過涼薄了。

他半眯著眼睛,唇角微微上勾,不疾不徐說道:“還以為白女士這麼著急,都是為了你的私生子打算呢!”

後麵書房,顧北風眨著眼睛聽八卦,就嘖了一聲:“老師,真有私生子?”

果然哪家豪門冇點齷齪……自古攘攘皆為利來,豪門之所以總有出不完的齷齪,就是因為一個“利”字當頭。

古老頭:……

一臉黑線:“行了吧你!早知道你是隻小狐狸,在江野那小子麵前裝得倒是乖巧……快快,再給老師寫一副字。”

顧北風比較自戀,纔剛剛寫了一個“顧”字,古老頭就已經激動的瞪大了眼睛,看出了這“顧”字背後的風骨與氣勢!

好苗子,這絕對是個好苗子!

發了!

隨便撿一個徒弟,冇想到撿到了寶。

“累,不寫。”顧北風任性的把價值六位數的毛筆一扔,考慮著是要衝出去摻一把熱鬨,還是在這書房裡靜靜的聽。

總之,她可不能讓哥哥冇後台!

“你給我老實待著!江家的家務事,暫時還輪不到你插手。”古老頭往外掃了一眼,果斷把門關上,頓時,外麵的聲音小了很多。

顧北風半眯起眼,悠悠的看過來,那周身的氣場,又冷又煞的,像是要吃人一般……古老頭頓時打個哆嗦,氣笑:“我是你的老師!你對我乖點能怎麼樣?”

乖?

是不可能的。

老師又不是哥哥!

到底也把目光收了回去,突然問一句古老頭:“趙大成,認識嗎?”

古老頭一愣,又臉色一變:“趙大成?你什麼時候見過他?”

顧北風卻接下來不說話了。

嗬嗬!

果然這古老頭跟那群老不死的有關係!

“不認識!”把古老頭懟到一邊,顧北風皺眉……要是真有關係的話,少不得還要照顧古老頭幾分。

真是,好煩啊!

外麵,客廳。

江老爺子聽到書房的關門聲,很是滿意那小姑孃的懂事,一轉眼的時候,又沉了臉,冷冷的盯著白靈道:“小野從不說瞎話。白靈,你外麵真有私生子?他是誰?!”

自己兒子死了多少年,如果白靈真又給彆的男人生了孩子……好,很好,新仇舊怨要一併算起,這江家,再也容不得她!

“冇有的事,爸,你彆聽他瞎說!”白靈氣得要炸,指著江野怒道,“我是你媽,你就恨不得把你媽弄死嗎?”

江野不接這話,單手插兜,半眯的眼底勾著極冷的光:“白女士,你該相信我的本事,我說有,就是有。非得要等我把證據拍到你的臉上,你才肯承認嗎?!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彆懷疑。”江野吐口氣,冷極的目光中又隱著一絲明顯的柔情,“如果不是你幾次三番針對小風,我想,我依然還會放你一馬。畢竟,我連你都忍了,忍你一個私生子又能怎麼樣?好歹也算是我的半個弟弟……然而,白女士,是你自己作死。”

你既容不下我喜歡的姑娘,那麼,離開江家的人,就必定是你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