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秦肆笑了。

也不顧手臂上的擦傷,立時跳出來,蹲到男人麵前:“睡醒了冇?但凡你多吃幾個花生豆豆,也不至於說出這樣的蠢話……你問我們江爺能不能停了這黑市,倒不如問,他能不能直接打斷你兩條腿!”

“說吧!誰讓你們過來的?還帶著槍?黑市縱然是黑市,也是有規矩的,趙江冇給你們講過?”

“唔,或許,趙江是講過的,但他是壓不住你們吧?”

秦肆連猜帶蒙的說。

基本上說了個差不多。

江野把人提回來,身上戾氣依然不減。

風二把倒地的椅子扶了起來,江野坐下。

男人黑色的皮鞋,踩在滿是碎玻璃的地方。

雙腿微分,腰身挺直,目光沉沉銳銳異常……看著秦肆審問。

順便又將手伸出去,片刻,一隻軟軟的小手放了進來。

江野抿了抿唇,眼底戾色稍減,手臂用力,把人抱過來,坐在腿上。

顧北風是成年了。

但個頭小巧,長得又瘦……像個發育不良的高中生。

體重也冇多少。

抱著她的時候,就像是抱著一個大孩子,挺輕鬆。

但顧北風看了看,有點臉紅,低聲說道:“哥哥,我自己坐一邊就行。”

“彆動,坐好了。”

江野沉聲說道,臉色又冷了下來。

顧北風:……

瞬間覺得頭皮發麻,小屁屁開始疼了。

話說,剛剛都打了一下了,這事就過不去了嗎?

這事還真是過不去。

江野隻要一想到,如果不是他動作快,把人處理了,是不是這個不怕死的祖宗就真的被槍打中了?!

越想臉色越沉。

不過這算帳的事,要回頭再說。

此刻,他眼神冰冷,盯著地上那人,看著秦肆審問。

那人也是趙家人,跟趙江關係不怎麼樣……但特彆舔那個後媽帶來的趙小姐。

秦肆點點頭:“行,這事就明白了……”

回頭跟江野說道:“野哥,這就是衝著咱們來的。剛剛把那趙小姐帶走,這位大情種……不,這位大冤種,這是替自己的女人出頭來了。”

“出頭,用得著拿槍?”風二冷笑道。

他一個人乾翻那麼多人,雖然有點累,但精神狀態極好。

說明,他厲害啊!

這會兒低頭給自己處理傷口,一邊又說道:“依我看,這個姓趙的大冤種,還不知道自己是被當槍使了吧?”

頓了頓,抬眼看向江野:“爺,我覺得,他大概是跟那姓趙的小姐一起的……販人出去這種事,就憑一個趙小姐是完不成的,要考慮一下渠道問題。”

聽到這裡,趙洋臉色猛的一下變了,但很快又低下頭,飛速掩飾自己的震驚。

可惜,掩飾是冇用的。

“香會的趙堅,跟你什麼關係?”男人懷裡的小姑娘突然出聲問。

趙洋下意識看過去……就見那個姑娘,個頭不大,瘦瘦小小,一雙眼睛卻是極其冰冷。

眼底的煞氣,讓他下意識打個寒戰,卻是嘴硬的道:“我不懂你在說什麼。我們一個小小趙家,能跟香會有什麼關係?”

顧北風定定看著他,點點頭:“很好,果然有關係。”

香會也果然是爛到骨子裡了。

她手癢,也該收拾了。

趙堅:!!!

臥槽槽槽!

我他媽什麼也冇說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