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白靈呆呆的看著這個大兒子。

她完全被此刻陌生中又透著些許熟悉的兒子嚇住了。

不……怎麼可能?!

她的兒子,她還是瞭解的,雖然性子冷了點,出手狠了點,但是……怎麼可能會要把他弟弟的手指頭一根根剁下來?

這是瘋了嗎?

這樣血腥的事……居然也能做得出來?!

“江野!你跟你那個死去的爸一樣,你也瘋了嗎?你是什麼身份,你以為你是神嗎?你憑什麼要高高在上的,頤指氣使,說剁誰手指頭就剁誰手指?”

“我今天還就不信了!你敢剁一根手指頭,我就跟你拚了!”

白靈用力大叫著,掙紮著。

她身後站著趙飛燕,趙飛燕被叫得耳朵都疼了,很想給她一記耳刮子,但看到自家老大在上頭坐著,還是忍了下來。

抬手在白靈身上的穴位一捏,冷聲道:“再嗶嗶,我現在就剁了你!”

趙飛燕凶神惡煞的說,白靈愣了一下,立時就縮了縮脖子。

是的。

她不怕江野,卻怕這個趙飛燕。

趙飛燕她是真敢動手啊!

上次被打疼了,長記性了。

白靈瞬間不吵吵了,趙飛燕挺滿意的,最關鍵是,自家老大看過來一眼……應該也是挺滿意的。

大鐵跟秀纔在一邊暗戳戳的樂。

惡人自有惡人……這白靈對上趙飛燕,簡直就是活該。

耳邊清靜了,江野淡漠的垂下目光,涼涼看著白靈。

卻是問著慕楓:“我脾氣不好,我問一句,你答一句,答不對的話,就彆怪我不客氣。”

白靈忍不住又道:“你這樣是犯法的,你憑什麼……”

趙飛燕上前,一隻臭抹布,堵了好的嘴。

白靈氣得眼睛都紅了,嗚嗚堵著嘴說不出話。

慕楓嚇得冷汗都出來了,連聲點頭:“我說,我都說實話!”

他不想被砍手指!

絕對不想!

他現在也是真看出來了……這個便宜哥哥,對他是一點顧慮都冇有。

說砍就砍,這特麼是真上啊!

“第一個問題,慕益伯藏身在哪兒?”

“他在A國,受一個殺手組織庇護。”

“第二個問題,慕悅是否跟他在一起?”

“他們不在一起。”慕楓快速說道,又遲疑一下說,“大哥……不,江少,我可以說慕悅在哪兒嗎?”

江野眼皮子掀了掀,滿身的戾氣冇有收斂。

慕楓默默的閉嘴,不敢說話了。

“第三個問題……”江野看出去,目光又冷又沉,“武皇,你可知道在哪兒?”

他需要找到武皇身上的樣本,還有記錄。

“這個……”慕楓猶豫一下,江野冷冷看過去,大鐵二話不說,抓過他的手,直接把食指給他削斷一截。

“啊!”

慕楓痛極的大叫,“我,我還冇有說,我隻是考慮一下。”

“在我這裡,冇有考慮這個詞。”江野道,秀才很好心的把斷掉的手指撿起來,扔到一邊喂狗。

慕楓眼睜睜看著,疼得渾身哆嗦,但還算清醒。

大鐵給他止血:“彆浪費時間,我們老大心情不好,彆惹他,你也惹不起。”

“唔!唔唔!”

白靈眼看著兒子斷了手指,也氣瘋了,拚命掙紮著想要過去,江野又是一記眼神涼涼掃過去,“從現在開始,你每說一個字,我斷他一根手指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