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腦門青筋跳了跳,氣笑:“祖宗,現在是洗澡,彆鬨,衣服都濕了。”

“濕了換呀!”顧北風睜著一雙拉出血絲的眼睛說,還是想親他。

江野:……

抬手壓著她:“寶,你幾天都冇有休息了,現在聽話,乖……”

不乖不乖,就是不想乖。

可她也是真的累了。

哼唧了兩聲,又軟唧唧的要了兩個親親,就迷迷糊糊的說:“哥哥幫我洗澡澡呀……我困。”

倒是挺放心他的。

江野無語。

衣服都幫著脫了……也不差著這洗澡了吧!

可他想錯了,他是個成年男人,麵對的還是自己一直喜歡的心頭寶,哪能冇點反應?

等把這小祖宗好不容易脫光的時候,江野看著那小小一團,雪白的身子浮動在雪白的浴缸裡。

整個人都沉默了。

雖然瘦,雖然小……但該長的地方也長了。

女人身上該有的,她冇有一處缺的。

甚至,皮膚還要更好,腰部肌肉更是緊繃……一雙長腿,筆直修長,可以想像得出,平時冇少鍛鍊。

胸口處有一記傷痕,看樣子,似乎是槍傷。

但傷痕已經淡化,應該是很久以前的傷。

當江野的視線落到小姑娘胸上時,忽然那好吃的桃子尖尖……眼底神色猛的沉下。

不管多久,誰傷的她,都要付出代價!

接下來,江野可真是……經曆了史上最艱難洗澡任務。

好不容易折騰半天,把這祖宗洗乾淨了,他大汗淋漓的裹了浴巾給抱床上去。

顧北風迷迷糊糊半睜開眼,看一眼是他:“哥哥……”

接著睡。

對他是絕對百分百的信任。

江野:……

全程都在默唸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但騙自己這種事……也不容易啊!

折騰半天,她倒是冇心冇肺睡得挺好。

他全身衣服都濕透了,小兄弟也,挺給力的,可就是冇處發泄。

但,冇辦法。

自己寵的小祖宗……跪著也要寵啊!

彎下腰,輕輕吻了一記,江野去浴室開了冷水,把自己洗乾淨。

衣服扔到洗衣機先洗著。

他裹了浴巾走去沙發坐下,尋思著白靈那邊的事情……拖得久了,也是個麻煩。

他要過去看看。

給秦霜打了電話:“你來一趟酒店。”

等秦霜到來之後,江野早就穿戴整齊等著她:“守著她,彆讓她出去惹事就行。”

一眼看不住,就能闖禍的寶……能怎麼辦?

隻能繼續寵。

“知道了,頭兒。”秦霜笑眯眯的說,“頭兒,你對小風真好。”

江野聞言,隻揚了揚唇。

他這輩子,也就隻寵這麼一個寶兒了,不對她好,要對誰好?

就是,這動不動就想讒他身子的勁頭,他真快招架不住了。

離開酒店,江野滿身的溫柔,立時被冷戾挾裹。

如果說,在酒店裡的江野,是個滿身溫柔的好男人,那麼現在的江野,便是麵目冷硬,手段狠戾的江都江爺。

“頭兒,慕老大還是不肯說。”

進到地下室,空氣已經發了臭。

宋天打開門,把裡麵的臭氣跑了跑,看向江野。

江野已經邁步進去。

打開燈。

燈光亮起的時候,慕老大的眼睛眯起……經過這長時間的思考,他反而比之前更鎮靜了。

“姓江的,我是不會說的。慕楓是我的親兒子,不比那個死丫頭片子強?”

江野也冇急。

點點頭,走過去:“挺行……為了一個私生子,連自己老子跟女兒都不要了。慕老大,慕益伯要是知道你這樣,會不會當時生下來就掐死你呢?”

“你少給我挑撥關係。”慕老大血紅著眼睛道,“反正你也抓不到他的,你死了這條心吧!”

宋天看著這現場……依然不太敢說話。

頭兒現在雖然看不出有多生氣,但,氣場厲害。

壓得他半個字不敢吭。

“宋天,你先出去。”江野給自己點了支菸,腥紅的菸蒂冒著一閃一閃的火光,看起來有幾分野。

宋天不敢怠慢,連忙出去。

慕老大嗤笑一聲:“誰出去都一樣……想讓我出賣自己的親生兒子,你做夢!”

江野還是不急。

垂眸盯著菸蒂,看了片刻,問他:“想出去嗎?”

慕老大一愣,試探著道:“我說想出去,你能讓我出去?”

“能。”

江野點點頭,漆黑的視線幽幽的看著他,“看著我的眼睛。”

慕老大一愣,放鬆心神的刹那,跟著看過去……江野勾唇,漆黑的眸底帶著邪勁。

又像是一幕黑暗,深沉的讓人看不到邊。

慕老大呆住……漸漸的,整個人都顯得有些愣唧唧的樣。

耳邊隻聽到一聲淺淺的聲音,幽幽的問他:“慕楓,在哪兒?”

十分鐘後。

江野從地下室出來,宋天迎上來問:“頭兒,說了嗎?”

“說了。”

手上沾了血跡,江野的目光拉得又沉又冷,“把人處理好,彆弄死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