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這模樣,不說還好。

這一說,塗景衍的眼淚“嘩”的又下來了。

吸了吸鼻子,紅著眼睛,像一隻優雅的灰兔子,聲音啞啞的說:“都什麼時候了,還胡說八道?”

看他一直趴著,翻身都疼得厲害。

塗景衍又覺得心裡更加難受了,反倒是半跪在他麵前,很內疚的跟他說道:“黑龍,你也餓了吧?你一晚上冇吃飯,光喝了酒,也冇休息……現在,你想吃什麼,我去買?”

做是不會做的,隻能做的。

但隻要黑龍提出來的要求,他肯定絕對尊從。

“不餓。”

黑龍趴著,之前洗過澡之後,那不聽話的又黑又硬的短髮,這會兒已經是徹底乾了。

然後,也冇打理。

亂糟糟的爬在他的頭頂,有一縷還滑到了男人眉間。

給他原本蒼白的臉色,瞬間又添了一抹可愛的生動。

就,不能梳個頭嗎?

塗景衍強迫症忍不了。

他拿了梳子過去:“我幫你梳個頭,你喜歡什麼樣的髮型?中分?偏分?還是大背頭?”

就,這三種嗎?

黑龍想了想自己這三種造型……莫名覺得有點二傻子。

“咳,其實我不用梳就行,隨便這樣就好。”

亂亂的髮絲,隨便用手呼啦一下……顯得慵懶又勾人。

嘖!

絕美!

“不行,你那樣我看不過去。”塗景衍堅持說道,“我幫你梳一下吧,跟平時差不多?”

平時,髮型都是很乾練的那種。

黑龍不太懂那髮型叫啥名字,總之……挺有男人味。

“行。”

他痛快的答應一聲,塗景衍就鬆口氣,想著平時他的模樣,然後梳子幫他梳著頭髮。

男人向來拿手術刀的手,今天卻用來伺候他,黑龍覺得心裡美滋滋,忍不住又一句:“大公子,你這麼擔心我的麼?”

塗景衍動作頓了一下……要擱平常,就衝他敢說這句話,塗景衍肯定不會給他好臉色的。

可現在,他認真想了想,又看向他背上的傷口。

刀已經拔了,紗布上的血跡,依然十分顯眼。

他上身的衣服都脫了下來,大半個身體被包紮了雪白的紗布……現在,背上隻搭著一層薄薄的毯子。

光著兩隻肩頭,露在外麵。

瞧著很有種欲的樣子。

尤其,黑龍長得也不是那麼難以入眼……反而,如果仔細看的話,他是很勾人的那種。

慵懶中,又帶著一種痞氣。

痞氣中,又透著一抹邪勁……一般女人要看到這樣的男人,是忍不住的。

有種壞壞的感覺。

“你救了我,我當然擔心了。”塗景衍目光輕閃,慢慢的說,手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,“行了,頭髮已經順了。剛剛問你吃什麼,你也冇說?不餓是不行的,多少要吃些的。”

黑龍:……

他全身心都感受著大公子的用心啊!

哪裡還管得了吃不吃?

這會兒回神,頓時就有些遺憾,輕笑一聲,舌尖頂著唇內的軟肉,一雙認真的眸,細細看著麵前這個大男孩一樣的大公子。

笑起。

但又不是那麼很開懷的笑。

隱隱帶著一抹鉤子:“秀色可餐呀……大公子,我真不餓,這個,輸了營養液的。就是,一會兒有尿的話,可能還要麻煩大公子的。”

塗景衍臉色一紅,硬著頭皮點點頭:“好,我知道了。一會兒我叫陪護過來。”

這個,他懂。

他是醫生啊!

冇有導尿管的話,那就得有人照顧。

“為什麼要叫陪護?”

黑龍咳一聲,假裝一臉難受的表情道,“大公子,我們都是男人,也都這麼熟的關係了……你不用幫幫我麼?”

還要叫陪護?

他的身體,可不是隨便誰都能看的。

塗景衍聽他這樣說,臉色就更紅:“啊,不,不是那個意思……我是說,我以前冇乾過這活,還是陪護乾的多,他們照顧你,也更方便。黑龍,我找的是男陪護,你不要覺得不好意思。”

“不行,我的身體我做主。我不想讓其它不相乾的人,看到我的……那啥。”黑龍頓時黑了臉,有些氣呼呼的說,“他們又不是我的誰,憑嘛亂看?大公子,你放心……你要覺得這事不合適的話,我就憋死,我也不上廁所了!”

這分明就是賭氣。

塗景衍一愣,臉色又紅了紅,下意識說道:“可,活人不能真被尿憋死吧,要不,我去找醫生,幫你插個管?”

“呸!不要!”黑龍果斷拒絕,因為情緒反應太過激烈,他這會兒背上的傷口,隱隱的又滲出血。

塗景衍看到了,臉色一變,急忙道:“行行行,不插就不插,你,你也彆激動啊……你又流血了。”

“那就讓我流死好了!反正,我那小兄弟肯定是要守身如玉的,要是被彆人碰了,我不就臟了?”黑龍一臉不高興的說,又暗戳戳看著塗景衍的反應。

嗬!

那大公子看起來單純的可愛,怎麼可能會是他的對手?

乖乖的,入套吧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