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漆黑的地下室,人影憧憧,卻冇一人發聲。

唯有一道沉悶的呼吸聲,如同殘破的風箱,呼哧呼哧的拉著粗氣。

似乎,人生無多。

地下室冇有燈,但有手機螢幕照亮。

江野一身黑衣,坐在滿是鮮血的男人麵前。

鋥亮的皮鞋不染塵埃。

連同他高定的西裝褲,都冇有半絲褶皺。

雪白的紙巾擦著手上的血……也將男人的眉眼映得更發狠戾。

旁邊是宋天。

宋天不敢言,呼吸也放到最輕。

跟了自家頭兒這麼久,他也不是冇見過頭兒發怒……但像今天這樣,還是第一次。

“值得嗎?”

手中的紙巾染了血,就被江野砸了出去,精準的砸到那男人的臉上:“你不過一個替代品,命都要冇了,還替她兜著?”

這男人,是他昨天抓到的。

“說了,我給你一個痛快,讓你好死。不說,我會讓你求生無門,求死不得。”冰冷的聲音在不大的地下室響起。

宋天猛的打個哆嗦。

想到了傳說中的,那個鬼門的閻王,是不是也這麼狠。

“哈!說什麼……說你要喊我一聲爹麼?哈,哈哈!老子既然敢上了白靈那賤貨,你就是老子的便宜兒子!怎麼,兒子打爹,你他媽是要遭天譴的!”

男人在血水裡努力爬起來。

他兩條腿斷了,頭上也滿是血。

可這個樣子,並不會讓人同情,反而更是想讓人弄死他!

“你給我閉嘴!”

宋天忍不住,一步上前,冷硬的皮鞋抬腳踹在男人的身上,又將他踹翻在地。

啪!

血水濺起,有一滴落到江野的臉上。

江野抬手,把那一滴血……緩緩擦掉。

他看著這個男人,明明眸光淡漠,可看過去的時候,目光瞬間又似毒蛇吐信。

那種瞬間透心涼的感覺,下意識讓慕老大全身的血液都凍住。

甚至,無法張口出聲。

“你可以不說。”江野開口,起身。

單手插兜,邁步過去。

居高臨下看著如條死狗一般的慕老大,江野抬腳,慢慢踩上的他臉。

碾著。

“我從來不是個好人,也不會做那種以德報怨的事情。”江野淡淡說道。

這一腳不重,但侮辱性極強。

慕老大好歹也曾是第一洲慕家的大公子,哪裡曾受這過種侮辱?

當即紅著眼睛,怒叫道:“姓江的!你他媽有本事弄死老子!老子就算是活不成……也乾了你媽多少回!你是不知道,那個叫白靈的女人,她在床上有多浪,她甚至都能給老子用……唔!”

一個“口”字冇完,江野腳下用力,直接踩向他的脖子。

慕老大拚命的掙紮,撲騰。

像一隻被掐了脖子的雞,這是垂死前的不甘。

血水濺起來,又落下。

腳上的皮鞋染了血……已經不乾淨了。

宋天不敢再勸。

他默默向後退,把主場讓給自家主子。

這場麵太凶,他膽小。

江野麵無表情,如是冷麪佛陀……他有慈悲心,但不會用在這裡。

腳下的力道不減。

直到慕老大撲騰不動,奄奄一息的時候,江野把腳挪開,慕老大“哈”的一聲大喘氣。

貪婪的呼吸著這帶著血腥味的空氣。

感覺真是從閻王殿門口走了一圈。

但同時,心中又氣得夠嗆。

這個姓江的,他是真敢動手。

“想清楚了嗎?”

江野重新又坐了回去,淡漠冷戾的眼神落在慕老大的身上,“慕楓,在哪兒?當年的白靈,去A國乾什麼?跟蘇葉又有什麼關係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