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一刻,時光都亮了起來。

原本已經昏過去的某個男人,這會兒卻悄然勾了唇……然後,再次重重的沉入黑暗之中。

遲來的救護車,終於到達。

隨之而來的,還有警察。

這走廊裡都有監控,警察直接調了監控,把那鴨舌帽男人帶走……但是,眼看這貨慘成這樣,還是忍不住同情了一把。

嘖!

怎麼就冇打死呢?

塗景衍放心不下黑龍,跟著爬上救護車去了。

一路上,黑龍在救護車上趴著,塗景衍就一直握著他的手不放。

急診護士看著他這樣子,以為他們關係很好,還安慰了句:“冇事的,放心吧,有我們封醫生在,他肯定會平安無事的。”

封醫生?

封醫生!

聽到這三個字,塗景衍猛的想到……不止顧北風醫術超群,那個周舟小姐也很厲害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他跟護士回了一句,馬上低頭拿出手機,又給塗寶寶撥過去。

塗寶寶接連接到自家大哥兩個電話,也有些納悶:“哥,你還有事嗎?不就是一個黑龍,他要喝醉了,你就幫他醒醒酒唄……什,什麼?你說什麼……好好好,你彆急,彆哭啊,我馬上到。”

塗寶寶掛了電話,臉色難看的要死。

他們家吧,大哥不大,妹妹也不小……反正,她就是那個力量的主心骨!

眼下,哥哥纔來華國,就出這種事,塗寶寶想殺人的心都有!

“風揚哥哥,我哥出事了,我要去趟醫院……你要跟我一起去嗎?”塗寶寶轉頭問,目光沉的很。

風揚:“一起去……”

話音未落,又見這姑娘炮彈一樣的衝到樓上,直接把周舟帶了下來,快速說道:“舟姐,我哥出事了,黑龍重傷,你趕緊跟我去救人。”

至於顧北風,塗寶寶是不敢拉的。

實驗在最後關頭,她也怕出事。

周舟二話冇說:“行。給我幾分鐘時間,我準備一下。”

以最快的速度去跟顧北風打了招呼,拿了些急救藥,然後快步下來,上車:“走吧!”

風揚開車,一路上車速極快。

但塗寶寶還是覺得有點慢。

關鍵是,剛剛她大哥哭得那麼厲害,誰知道傷的有多重?

萬一傷的很重,她要去晚了,會不會救不回大哥?

塗寶寶心都在哆嗦。

那是她親哥啊!

“冇事的。江都醫院的醫生,醫術也不錯。”周舟輕聲說道,安慰著這個急得不行的姑娘,塗寶寶咬唇,眼睛泛紅了,“舟姐,我知道的……可我就是,不由自主的著急。”

關己則亂。

醫院,急診室。

封晴美拿了手術通知書來讓塗景衍簽字。

塗景衍本身長得不差,也是醫生出身,一雙手,更是骨節分明,長得極是好看。

可偏偏這會兒,他連筆都握不住。

他手上還沾著血……那血是黑龍的。

“我,我要簽誰的名字?”

身為一個醫生,他問出了一個白癡問題,很明顯,他這會兒腦子不轉。

封晴美說道:“彆急。就是一個手術知情同意書。你作為家屬,簽了才能給他做手術。”

“可是我……”

不是家屬啊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