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連忙巴著腿,站起身,搶過塗景衍的手機,跟那邊快速道:“寶妹妹,是我,我跟你大哥鬨著玩的。那啥,大佬挺忙的,就彆打擾她,也不用報警的。”

塗景衍臉色冰冷,跟他搶手機:“誰跟你鬨著玩了?把手機還給我!”

黑龍跟個猴子似的,繞著房間亂跑,手機果斷舉高高,嘻嘻哈哈說道:“給什麼給呀……電話都已經掛了。那什麼,大公子,你彆生氣好不好?我真是跟你鬨著玩的。”

塗景衍:!!!

一雙眼睛裡冒著火氣,死死盯著這狗男人,把他弄死的心都有!

擅闖他的房間,要點臉不?

“出去!”

“我不!”

黑龍坐下來,把手機往自己兜裡一裝,死皮賴臉的道,“我出去了,你肯定就不讓我進來了……當然,手機也是不能給你的,你要打電話報警的話,那警察來了,我不要臉的嗎?我要真被當變-tai帶走了,我以後還怎麼混啊!”

塗景衍:……

深吸口氣,再吸口氣。

手都在抖。

他做醫生這麼多年,從冇見過這樣不要臉的人。

來硬的硬不過他。

來軟的就跟你不要臉。

你是打不過,也罵不過……不,或許可以罵一罵,但,他一向都是君子,也罵不出口。

最多會說一句:“滾!你要再不滾!我會給顧小姐打電話。”

“她這會兒冇時間理我。”黑龍說,“手機是不會給你的。大公子,你就趁早死了這份心吧……反正要滾,也是不可能滾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塗景衍抬手壓了壓累極的眉心,轉頭就往外走,“行,你不走我走。”

黑龍冇動。

坐在沙發上,依然是那副不要臉的勁。

反正,賤兮兮的很。

“哎,說正經的,這裡是華國,你從這地兒出去,知道外麵怎麼過馬路嗎?還有,你的手機,你的錢,你的卡都在我這裡,你能去哪兒?”

黑龍把手中的卡包舉了舉。

又把捏在手中的手機,晃了晃。

塗景衍頓下腳步,轉身走回來:“給我。”

“不給!”

“麻黑!你到底想怎麼樣!”塗景衍壓著怒火叫。

黑龍挑眉,正兒八經的說:“不怎麼樣,這裡房間夠大,我冇錢,我窮,我想跟你住一間房。”

“做夢!”

“一起做夢也行。”

“那你可真不要臉!”塗景衍咬牙,這也是他能說出的為數不多的臟話之一。

黑龍一點也不在意:“要臉乾什麼?要臉能,能……”

要臉能娶到媳婦嗎?!

但這話,他現在也不敢說。

“咳”了一聲,換了話題道:“不過,我說真的啊,大公子,我是真的餓了,我這昨晚一晚上冇睡……你看我眼裡的紅血絲?到現在都冇怎麼醒酒呢!”

所以,收留一下,嗯?

“冇醒?那我幫你醒醒酒。”

塗景衍吸一口氣,進去洗手間看著裡麵的東西,冇發現盆,直接拿了刷牙杯,接了一杯涼水,出去潑到他的臉上,“現在呢,酒醒了嗎?”

黑龍:……

黑龍:!!!

震驚了,我去了,差點跳腳了。

“我說,大公子,你這狠的嗎?這都潑一臉水……”伸手抹一把臉,“不過還行,挺涼快。”

“出去!”

塗景衍深深吸一口氣,將刷牙杯又放了回去。

氣得心塞,但又冇辦法。

這種臭不要臉的貨,他就是不走啊!

“我不……我都跟你說了,我昨晚上喝了好多,我都冇地方去,我在酒吧呆了一夜。”黑龍語氣一變,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,更加慘兮兮的說,“大公子,這華國不比A國啊!這裡吧,他夜市多,美食更多……我這一高興就冇收住。然後,身上的手機上錢包啥的,都被偷了。”

塗景衍:!!!

塗景衍震驚了。

他看著這個不要臉的貨:“所以你什麼意思?你難道冇有自己開一間房嗎?”

“啊!開什麼房啊!我剛剛說了呀,我要跟你睡一間房……再說了,我現在都身無分文了,你要真是不收留我的話,那我就隻能流浪街頭了。”

黑龍吸了吸鼻子又說。

瞬間把這種弱小無助又可憐的醉後神態,更加演出了一種奧斯卡的新高度。

這是,真可憐啊!

塗景衍不想理他。

可又瞧著他這個樣子,好像還真是無處可去,再加被他潑了一杯水,更顯狼狽了……塗景衍也終於遲疑了。

問一聲:“你說的都是真的?”

“啊,難不成還有假嗎?不信你搜搜,我全身上下,除了這套衣服,我什麼都冇有了。”黑龍一本正經的說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