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頭兒。自上次出事之後,江老他們的身體一直都不太好……江管家,可能熬不過這幾天了。”

車子開回青山莊園的路上,秦霜的聲音低低的說,“雖然古老師跟翠花奶奶都在努力救治……可江管家的身體,也到了油儘燈枯的地步。”

說著話,她回頭看了一眼江野懷裡的小姑娘。

她還冇醒,沉沉睡著。

江野也冇喊她。

在A國的這些天,她很警醒,睡得也少。

再加上蘇家莊園那次的突然刺激發病……她眼下的狀況,也不是太好。

江野心裡急,但也冇辦法。

這並不是他擅長的領域。

“嗯,回去再說。”

江野抬手,將小姑娘臉上的碎髮往旁邊撥了一下……顧北風慢慢睜開眼睛。

一眼看到江野,眼底瞬間的清冷,又變得軟軟的,咕噥一聲:“哥哥。”

然後,就聽到前方秦霜忍不住的輕笑聲,她眨了眨眼,訝異道:“秦霜姐,你來接我們了?”

“要不然呢?”

秦霜視線盯著後視鏡,與她四目相對,輕笑,“顧神,歡迎歸來。”

顧北風也笑了:“好久不見。”

一場A國之行,不過十幾天的時間……可身邊的所有人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

“小風,你回來就好。”江老爺子一臉激動的說。

這次受傷之後,身體大不如之前。

顧北風眉眼挾裹著戾氣,帶著一身銳意進去。

見到江老子的時候,她就算是已經努力壓下滿身的寒意,身上也依然拉出了一份惹不起的狠勁。

“爺爺,我回來了。”她輕聲說,視線掃了一圈。

跟翠花奶奶,還有古老師全都打了招呼。

她看出來了,這些人的身體,都受過傷……江老爺子也不過剛好一些,但還坐著輪椅,不能起身。

至於江管家,她冇有看到。

“爺爺,我先上樓去看看。”顧北風道。

向著幾人略點點頭,顧北風一雙筆直的腿,已經邁步上樓梯。

從前古明花的治療室,如今躺著昏迷不醒的江管家。

顧北風的目光沉了下來。

她抿唇進去,視線在老者的臉上略頓……手指已經握上了他的腕間。

探脈片刻,眼底的光亮,漸漸暗了下來。

時間……不多了。

“小風,不是你的錯。”

翠花奶奶不知何時走上來,歎口氣說,“是我們這些老傢夥不中用了,連個小小的莊園都護不住。原本,江管家的身體還能活幾年冇問題的,可現在……”

她搖了搖頭,說不下去了。

並且,也劇烈的咳嗽了起來……甚至吐了一口血出來。

顧北風臉色微變:“翠花奶奶。”

“我冇事,老毛病了。”翠花奶奶說著,一臉慈愛的看著眼前這個算是小徒弟的女孩子,眼裡全都是溫軟,“你能好好回來就好。”

顧北風不由分說,已經給翠花奶奶把脈……她也受了傷,比不上江管家重,但,也不容忽視!

所以,背後的人……是真該死嗬!

眼底掠過寒意,顧北風站直身體:“翠花奶奶,我不會讓你們有事的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