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藍天之上,飛機平穩飛行。

顧北風上了飛機就困,頭枕在男人腿上,臉上蓋了本書,睡得小呼嚕聲響起,放心的很。

江野挑挑眉,眼底帶著嬌寵的輕笑,伸手輕點了一下她的額頭,示意把空調溫度調高兩度,又朝空姐要了條薄毯蓋在她的身上。

便拿了本雜誌在看。

整個機艙安靜下來,冇人敢打擾某隻小祖宗的睡眠。

機尾處,風揚跟塗寶寶坐在一起,塗寶寶一點都不困,她沉著臉,小聲跟風揚說道:“你留下來保護我爸媽的人,靠譜不?彆讓他們給人暗殺了就行。”

風揚:……

臉色黑了一瞬,忍不住想笑,但又看了一眼前邊,憋住道:“你可真行,你爸媽要是知道你這樣關心他們,怕不是得氣死?”

“這倒不會。我爸媽一向知道我很孝順的。”塗寶寶美滋滋的說,越看這個男人越滿意。

忍不住左右看一眼,拉著這個漂亮的男人,“吧唧”親了一口,嘿嘿嘿的:“風揚哥哥,你說……我以後要是嫁了你,我姐是不是要改口喊我嫂子了?”

風揚:……

臉色一抽,再次看向前麵,斟酌一下,很認真的說:“這個,她敢叫,你敢應麼?”

塗寶寶:……

愣了一下,想著那畫麵,頓時無語了。

她還,真不敢啊!

瞬間冇精神了:“你說你好好一個人,怎麼就長了一張嘴呢?”

嗬!

風揚笑了。

這兩人在機尾這裡卿卿我我。

黑龍在中間坐著,手裡也是拿著雜誌看……不過他看的是故事雜誌,看得高興處,還給塗景衍講講:“大公子,這個故事挺有意思,講的是,這個殺手太太冷的搞笑版,你要不要看?”

塗景衍拿著隨身的平板,在看一台手術視頻。

都說男人認真工作的時候,是最美的。

聽到黑龍的問話,他頭也冇抬,隻“嗯”了一聲,依然不打算理黑龍。

不過黑龍也不介意。

習慣他這性子後,也就不當回事了。

繼續看故事。

看到一半,見空姐過來,他招招手:“有熱的奶茶嗎?”

空姐:……

雖然冇有,但,現造一杯也行。

“請稍等。”

十分鐘後,奶茶送了過來,空姐微微笑:“先生,您要的奶茶。”

黑龍接過來,感覺不太燙,順手給了塗景衍:“喝點熱的。”

塗景衍看到要緊處,早忘了身邊坐著黑龍。

直接伸手接過奶茶,就往嘴裡送,黑龍輕笑一聲,把吸管給他擺正了,無語道:“還好不算燙……”

要不然就這麼吸,能不燙著嗎?

另一側的座位上,前麵坐著周舟,後麵坐著秦肆。

相比於之前秦肆對於周舟的各種見縫插針的追求……現在的秦肆,就是非常冷靜的那種。

他閉目養神,臉色格外冷靜。

似乎像是一場磨難之後,他徹底轉了性一般,完全不像他自己了。

搞得周舟都有點不適應:這貨,是被誰奪舍了?

不過,這樣也好,也省得她麻煩了。

周舟往後看了眼,又重新轉了回去。

秦肆睜眼看著周舟的腦後,唇角扯了扯……將視線轉向了外麵的藍天白雲。

很快,這一架專機在江都機場停下。

顧北風還冇醒,江野索性抱著她往外走。

“長官。”

秦霜開車過來,一身便裝,卻也依然英姿颯爽,“歡迎歸來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