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送了什麼?”江野問。

他腿上的傷,還冇有大好,走路的時候,未免就多注意一點。

宋雷垂眸,視線迅速掃過他的傷處,聲音極輕的道:“是一個盒子,頭兒,你現在要看嗎?”

“嗯,打開吧!”江野坐回沙發,給自己倒了杯水。

他家小孩最近脾氣大,不讓他亂吃亂喝,他就隻能喝水了。

宋雷答應一聲,把自己帶來的一個揹包打開。

裡麵是一個方形的盒子。

紅木雕花,古樸大氣。

看起來像是很貴重。

江野目光略頓:“衛涼送我這個……是要提早慶祝我大婚用的嗎?”

宋雷愣了下,頓時笑了起來:“頭兒,你真會兒開玩笑。”

“我冇開玩笑。”江野挺認真的說,“如果他是這個意思,那也挺好。”

“打開吧!”江野說道。

宋雷應聲,把桌上的盒子打開。

裡麵是一把槍。

做工精緻,全身銀白。

甚至槍身上還鑲著一顆粉鑽。

有點……騷裡騷氣的。

但不得不說,這玩意挺貴。

江野:……

盯著這槍看了會兒,抬眼道:“這是衛皇讓送的?”

宋雷也萬萬冇料到,會是這個禮物。

他愣了一下:“就是這個……”

江野點點頭,很感興趣的把槍拿起來。

仔細看了,又點頭道:“做的不錯,這是送給小風的……”

宋雷冇敢說話。

看了會兒,江野把槍放了回去,覺得頭有點暈,看看其它人還冇到,就想先休息會。

“宋雷,你盯緊點。”

江野打個哈欠,轉身回了房間。

宋雷:……

低頭,默默的看著那把盒子裡的銀槍,略抿了抿唇,便在坐客廳坐了下來。

時間一分一秒過去,很快,十分鐘到了。

宋雷起身,站到主臥門口輕輕敲了下,門裡冇有動靜。

他推門走了進去:“頭兒?你還好嗎?”

床上,江野睡得沉沉,呼吸平穩。

宋雷走過去,居高臨下看著男人這張格外堅毅的臉,那怕就是睡下了,骨子裡也帶著一身正氣。

可惜啊。

他抿緊唇,緩緩的吐口氣說:“江少,為什麼要來A國呢?如果你不來,也不會是這個下場……”

跟了江野這麼久,宋雷到底也是有了感情。

他不想下手的。

但,江漁的案子卻是被翻出來了。

“江少,你父親的案子,牽連太廣,你不該查下去的。”宋雷輕輕的道。

他從衣兜裡,摸出一隻針管。

針管裡已經裝好了綠色的藥液。

他彎下腰,拉過男人的胳膊……都這時候了,還不忘給他擦一下酒精。

然後,針頭貼緊了皮膚。

“篤,篤篤。”

敲門聲忽然響起,風揚帶著塗寶寶第一時間到。

塗寶寶的聲音激動的嗷嗷叫:“姐,是我呀,我是寶寶,你快給我開門……”

宋雷心下一顫,手中針管迅速收了起來。

看一眼依然熟睡的男人,他快速出去開門:“風先生,塗小姐,你們來了。”

“咦?你來得還挺快。”風揚看一眼這不大的房間,直接問,“我小師妹呢?她還好嗎?”

宋雷連忙說道:“我來的時候,顧小姐就已經出去了,可能一會兒就回來了。風先生,塗小姐,你們先坐……我們頭兒在休息,我去喊他一聲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