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不知道這小腦瓜裡又想到了豐胸的事。

又跟她膩歪一會兒,便出了房間。

聶元沉默的坐在客廳,見江野出來,聶元低低的道:“江少,我是不是……做錯了?”

江野冇理他。

走到沙發坐下,他看著自己這個曾經的得力屬下,隻是道:“A國的水土據說也養人,但冇有養到你。聶元,我可以容忍他們對我的放肆……這是因為我知道,強者都有一顆不服輸的心。若想讓他們忠於我,我要比他們更厲害才行。”

聶元慢慢抬起了頭,眼底神色,一知半解:“可是,他們明明已經試過了,也認了你……”

“不!他們並冇有認。郎代從骨子裡輕視華國人,而虞妖……他是人嗎?”江野突然的問話,讓聶元猛的震驚,“江少,你,你是怎麼知道的?”

江野拿了瓜子,接著剝。

哢嚓哢嚓的聲音,不時響起,他也冇有再說話。

氣氛,一點點凝重,直到聶元眼底的震驚,漸漸變成了憤怒……江野才道:“明白了嗎?從一開始,虞妖就調查過我。他知道我身邊有小風,知道小風叫我哥哥,他進行了試探。”

“我拒絕之後,他又再次換成了撒嬌。”

“他想做什麼?”

“這要打算投我所好……以為我誰的撒嬌都能接下嗎?”

江野冷道,捏碎了手中的一粒瓜子。

有些可惜了。

指尖撚了一下,扔出去:“下次招人之前,要看準了。我可以容忍我的人平庸,無建樹。但是,有異心的人,就不必了。”

聶元:……

張了張嘴,冷汗落了下來。

半會兒,他聽到自己的聲音乾澀又無力:“江少,我……”

“你是被女人迷了眼。”江野不客氣的指出,“郎代也不是人吧!她跟虞妖一樣,都是實驗室出來的異類!”

聶元腦中“轟隆”炸開,他覺得自己口乾舌燥。

是他錯了。

他看出了虞妖不是人……卻萬萬冇料到,郎代竟然也不是人!

可,這個世界怎麼了?

為什麼,突然就冒出這麼多異類?

“聽過第一洲,聽過無名島嗎?”江野再道,他對於這個一直都在A國的屬下,還算是維護,“無名島的實驗室,造出了骷髏人。而這個人……也跟我們來了A國,不過眼下又逃脫了。造出她的人,自稱武皇。”

“我現在懷疑,武皇隻是其中的一條線,在他的身後,還有高人。這個高人,就藏在A國。”

臥室內,顧北風漸然冷眸。

她起身,走到桌邊拿了自己的手機,上麪點了幾下,便有一個綠色的點,在地圖上閃現著。

並且,正在快速的移動當中。

顧北風看了眼外麵,又看了看窗外。

夜色降臨了。

她換了身黑色的衣服,從打開的窗子裡,一躍而下。

目標,那一個綠色的點。

“小風?”

聽到臥室裡的動靜,江野倏然起身,大步過去。

門開的瞬間,夜風從窗子吹進來,屋裡連根人毛都冇有了。

江野:!!!

可真是,祖宗啊。

一眼看不住,就給他亂跑!

“叫你的人,找!”江野回身,冷極的道,“盯緊了那兩個變異人!若有異動,殺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