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條訊息,兜兜轉轉,又交到了黑龍手機上。

黑龍抹一把臉上的灰跟汗的混合體,拿了手機過去,跟溫易說道:“一共就四個字的訊息,這能說明什麼?”

“說明人還活著。”溫易道。

黑龍:!!!

你特麼說的可真對。

溫易跟蘇研不認識……但看黑龍這個樣子,也知道大概是朋友。

抬手拍拍他道:“彆急,人活著就好。你先追蹤一下位置。”

黑龍扯了扯唇,眼底帶著血絲:“不用追,A國特組組長,蘇研。目前以勾結敵國罪,被某個部門抓起來了……正在審問中。”

溫易詫異:“抓起來了,還能發訊息?”

“可能,另有辦法吧!”

畢竟,他們這些人,包括他在內,都不是一般人。

黑龍吐口氣,把這裡掃尋的事情,交給溫易,他去追蹤蘇研的位置。

一輛紅色跑車,捲起熱風,“嘎吱”一聲在溫易麵前停下。

車裡一個紅衣黑髮的少女,臉上戴著大大的墨鏡,看向溫易:“聽說你們鬼門出事了?”

溫易:!!!

“聽哪個鬼說的?”

沐小暖一愣,猛的把墨鏡摘了下來,冷笑道:“會不會說話?不會說話就閉嘴!”

溫易點點頭:“是不會說話,蠢的很。”

醫會,沐小暖。

曾經在第一洲被顧北風收拾過的蠢女人……眼下怎麼來了這裡?

溫易的身份,沐小暖也是知道的。

眼看著這個洲際酒店的負責人,這會兒變得跟個要飯的叫花子似的,滿身都是塵土,還不修邊幅,沐小暖莫名就很痛快。

嗬嗬一聲,也不氣了。

重又把墨鏡戴回去說:“我跟你們可不一樣。畢竟,我還好好活著,可有些人哪,她可早就死了。”

溫易抬頭,站直身體。

抬手頂了一下臉上的眼鏡,斯文敗類的男人忽的一拳砸到了沐小暖跑車的車頭。

砰!

一拳下去,當場凹下去一大塊。

沐小暖愣了一下,又愣了一下,驚呆了。

氣得變了臉色:“溫易!你發什麼瘋,你砸我車乾什麼?!”

溫易拍拍手,很淡定的說:“車是廢品,人是廢物……這破玩意這麼不結實,碰一下就壞,你也不覺得丟臉?”

堂堂醫會接班人,蠢得跟豬一樣!

“你胡說!我明明看你砸了我的車。”

“證據呢?”

溫易左眉弓挑起,帶著一股子很邪的味道,“你們醫會是不是窮的要破產了,你沐小姐改行專業碰瓷了?”

沐小暖更氣。

但想到那個女人,自此之後就再也不會出現在她麵前了……也算報了當時的第一洲打臉之仇。

“嗬!窮途末路……我不跟你一般計較!”沐小暖道。

不就砸個坑嗎?

她去修車!

車子擺尾,從溫易麵前直接開著出去……溫易垂眸,腳尖挑起一粒石子,飛出去。

噗!

嵌入輪胎,又被跑車帶走。

“有訊息了……”風揚的電話打過來,溫易立時精神,快速問道,“她怎麼樣?還好嗎?你在哪裡找到他們的?”

一連串的問題脫口而出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