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負責新城治安的部門,也個個都被逼得眼睛裡都是紅血絲。

這些各國的大佬不休息,他們也不敢閤眼啊!

兩國交流的友好期間,居然出了這檔子事……簡直就是打臉!

華國肯定要派人過來,問追此事的。

到時候,他們又該怎麼辦?

凶手該怎麼往上交?

這都是問題!

“行了,彆廢話。不管他是什麼人……可現在,生不見人,死不見屍的,為今之計,還是要趕緊破案的!”

榮紅摸了一把腦門的汗,總感覺快要神經衰弱了。

特麼的。

這能不衰弱嗎?

再找不到人,抓不到凶手……這些人能把他活生生吃了。

不管如何,先把人找回來再說。

戴雅亭也跟著忙活這些事情。

忽然想到蘇家,她遲疑一下,低聲說道:“這幾天也冇見哲少……”

這一場車禍,會不會跟蘇哲有過?

戴雅亭以前,也算是這部門的一朵花,也是很傲的一個姑娘。

但自從上次在蘇家莊園經曆了“炸屎”事件,然後又被蘇哲一頓狂揍之後……戴雅亭身上的傲勁明顯就減了不少。

甚至是顯得沉默寡言……部門裡再有什麼事,也不掐尖逞強了。

榮紅眼睛一亮:“戴組員,你的意思是?”

戴雅亭搖搖頭:“榮長官,我不敢有彆的意思。我隻是猜測著……那些人從華國而來,與他們唯一有過節的,也隻有蘇家。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那蘇家也算是有嫌疑的。”

“你說的很對。我這就重點讓他們調查蘇家!”榮紅火速說道,立即派人去往蘇家莊園。

放之前,他是不敢查的。

可現在,連蘇葉都失蹤了,他還有什麼不敢的?

查!

……

“放我出去。”

蘇研冷著臉看著麵前陌生的男人,沉聲說道,“你們在冇有證據的情況下,已經關押了我將近一週的時間。我是特組組長,你們無權再繼續關押我!”

“蘇少,著什麼急?反正在這個地方,你有吃有喝的,除了不讓出這個院子,也算是冇限製你的自由……多住兩天也沒關係的吧!”眼前的白人男子打著哈哈。

他明顯不是A國人,但卻能夠來審他。

“砰!”

蘇研暴燥的一腳踹翻了他麵前的椅子,寒聲道:“我再說一遍,你們無權關押我!你們始終冇有證據證明我勾結敵國,你們這是誣衊!”

真當他是傻子嗎?

不出院子,就是不限製自由?

傻子也不能這麼騙。

“蘇組長。我們真的是為你好……至於證據,我們也在儘力找了,你再等等吧!”白人男子說完,也冇理蘇研是不是臉色氣得難看,他轉身出去了。

出去之後,撥出電話道:“趕緊給我找證據!再這樣下去,快要關不住他了!”

他可以再拖三天,四天……但不能永遠拖下去。

蘇研也不是個傻的,相反,蘇研也是個人物。

那邊馬上答應,不就是找個證據?

冇有證據,那就造一個出來!

白人男子哼了一聲,掛了電話。

蘇研看著關上的門,額頭青筋用力跳著。

半會兒之後,他長出一口氣,直接去了洗手間,再次檢查一番洗手間冇有監控,他脫下鞋子,鞋跟裡找出幾個零件,利索的組裝而起,給外麵發出一條極短的訊息:外麵情況?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