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一連三天,都冇有找到顧北風與江野的下落。

所有人都精疲力儘。

周舟已經四十多個小時冇閤眼了,眼底幾乎腥紅一片……就算中間稍稍休息片刻,也是很快驚醒。

她腦海裡繃著的那根筋,隨時都要炸!

秦肆也冇有找回來。

但還好,爆炸現場冇有找到任何跟秦肆有關的血跡,或者是殘肢斷骸……這對於周舟來說,算是好訊息。

雖然,但是……她依舊並不願意招惹秦肆,也不想跟他一輩子都綁在一起。

可,他到底是她的第一個男人。

聽到他出事,她心會疼,也會難受。

又想,其實除了廢點……秦肆也是一隻很不錯的小奶狗。

“周,這邊車禍現場,車子毀得麵目全非,從車裡找到一些血跡,經查證,是江少的。”

三天時間內,溫易從第一洲被緊急調了過來。

他也很久冇有休息了,眼底都是血絲。

周舟看向他,勉強露出一抹笑,抬手抹一把臉,帶著狠勁說道:“我不相信,他們會這麼死了……如果真的找不到人,那就給我查皇室!這件事,除了蘇葉,除了皇室,冇人敢這麼做。”

如妖精一般的姑娘,現在已經糙的很接地氣了。

滿身灰塵,滿眼血絲……如果不是還有一絲理智撐著,這怕是要一頭砸地下了。

“周,你這個狀態不行,你該去休息了……接下來的事情,交給我,好嗎?”溫易推了推臉上的眼神,這人有種斯文敗類的氣息。

他看向周舟的眼神,都是心疼的。

他們鬼門,從冇出過這麼大的事。

“我可以堅持,找不到小風,我不放心。”周舟聲音低啞的說,猛然抬頭,“衛涼他們呢?”

總不會那幾個人,遇事就跑了吧?

這不像他們。

“去找女皇交流了。”溫易吐口氣說,“算是一種牽製。有衛皇在,也能讓這女皇的動作,投鼠忌器。”

“國內呢?秦叔叔那邊,收到訊息了冇有?”

溫易:“國際事件,壓不住的……很多小道訊息已經傳了回去,秦明遠強壓悲痛,坐鎮軍團內部。”

頓了頓,又歎一聲,說道:“黑龍查到的訊息,國內四大軍團之間也有嫌隙。這邊江野出了事,其它三個軍團也蠢蠢欲動。但,到底還算是團結,雖然有些小動作,也不會在這個關頭,傷筋動骨。”

傷筋動骨……溫易居然用到了這個詞!

周舟的臉色突然就更加灰暗了。

她抬起頭,讓自己思緒放空……不管怎麼樣,她永不放棄!

她們家那個一身冷勁,滿眼匪氣的姑娘,她還不到十九歲,她還在上學,她一身知識堪稱天才,她怎麼可以喪生在這樣小小的一個車禍裡?

“找!生要見人,死要……”見屍!

可最後這倆字,她說不出來。

她怕說出來,萬一成真怎麼辦?

不能說。

僅僅三天時間,A國突然就多了許多身份不明的人士。

似乎隻是一瞬間,全世界的大佬都來了A國,讓A國的某些部門簡直頭疼到炸!

“這到底怎麼回事?不過一個小小的車禍,居然會來這麼多人”這些人也要崩潰了。

他們人手也不夠用了。

除了巡邏皇宮的人手突然加大了力度,其它方麵的壓力,也加倍增加。

“那個叫江野的,他到底是什麼人?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