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寶。”

江野一把拉住她,顧北風朝他眨了眨眼,“哥哥,我冇事。”

不就是一個身世,她什麼都知道。

甚至,她比他知道得更早。

江野:……

頭疼了。

這麼一個聰明的小傢夥,他該怎麼哄她呢?

半會兒,還是把她拉了回來,歎口氣道:“吃完飯,我陪你去。”

顧北風想了想,同意了。

兩小時後,車子到達蘇家莊園。

赤膊大漢接到訊息,出門迎接:“顧小姐,您身體好點了嗎?暗室的女人都救出去了,您放心。”

連忙把人請進去,給倒了熱水……周到仔細的不行。

同行的宋雷:……

瞬間覺得冇眼看。

風二更是撫額:這人叫什麼來著?倒是挺會巴結人。

這大腿抱得還挺對。

“江少,您要喝茶,還是喝水?”赤膊大漢再問……他今天冇赤膊了,他穿了半袖。

但依然身形魁梧,一看就不是個好惹的。

江野:……

我謝謝你剛看到我。

“熱水。”漫不經心一聲,隨著顧北風一起坐下來。

赤搏大漢……不,他也有名字的,梁澤宇。

很好聽的名字,大氣,磅礴。

但他就長得跟大猩猩一樣了……咳,他投胎冇投好。

不過,大腿抱穩就行。

馬上給江野遞了杯熱水,討好的站一邊。

風二扯了扯唇:“你行啊!挺有眼色的……”

“都是跟二哥學的。”

風二:!!!

我可謝謝你吧!

冇教過。

“蘇哲呢?”顧北風問,小姑娘坐在這裡,臉色淡淡,全身都湧著不好惹的氣場。

江野唇角揚了揚。

看這樣的寶兒,還覺得挺有意思。

“顧小姐,蘇哲什麼都不肯說,那蘇成也不說……”宋雷說道。

顧北風“嗯”了聲:“電腦給我。”

蘇成這把年紀的人,就信不過電腦這種東西。

他堅信隻有寫在紙上的,纔是永遠靠譜的。

所以,有關蘇家的秘辛,他都藏在一個秘密之處。

顧北風一旦投入工作,氣場再次變化。

她淡漠的眼底,滿是清冷。

雙手十指在鍵盤上飛舞,如同精靈在夜間跳舞。

旁邊看著的人,都震驚的瞪大眼睛,大氣不敢出……他們都是第一次看到大佬如此操作。

好……厲害呀!

電腦螢幕閃著進度條,顧北風冇什麼耐心去一個一個找。

直接暴力破解,然後搜尋。

可惜,電腦能查到的資料,一片空白,連半句有關蘇家小姐蘇執的字眼都冇看到。

“顧神,喝水。”

江野拿了水過來,給她換了一杯溫的。

顧北風眉間的戾氣未散,但知道是他,便抬手壓著眉心說,“哥哥,彆鬨。”

江野:……

默默的坐了回去。

所以,他現在連工具人也不是了。

就,彆鬨?

“所有紙質的資料,給我搬過來。”

宋雷看一眼那邊心情不好的顧小姐,也冇假手彆人,他自己去了暗室一趟,把這次從暗室還有書房裡能找到的資料,都搬了出來。

好吧,幾大摞的資料,加起來有兩米多高,一頁一頁翻……得翻很久。

江野卻是不在意。

他看一眼那個身材嬌小的姑娘,西裝脫掉,衫衣袖口挽起,坐在地上……開始認真的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