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黑龍無語。

這已經不是單純,這是單蠢了。

走過去,長手一伸,把稍稍矮他一點的塗景衍給揪了脖領,扔到一邊,滿臉無奈的跟眾人說道:“衛皇,江少,顧祖宗……你們好意思這麼欺負寶寶她大哥嗎?”

一群黑了心肝,滿身都是心眼的大佬們……他們要把這個單蠢的大公子賣了吃了,他都不知道怎麼回事!

眾人:……

愣愣的看著黑龍出麵,忽然就覺得哪裡不對。

這,有貓膩。

“哥哥,困。”

顧北風一聲低低的呼聲,軟軟說著,江野目光微變,又一次彎腰把她抱起,大步往外走,“皇家酒店,我定。”

他財大,氣粗……不止氣粗,腰更粗。

這點小錢,他也不至於去坑一個傻乎乎的大公子,他出得起。

顧北風就乖巧點頭。

然後跟個小奶貓似的,軟軟的倚在男人懷裡……到酒店的時候,已經累極的睡著了。

他們要的是皇家酒店最好的房間。

奢華的很。

一應設備都是最好的。

“剛剛檢查過了,她的身體是冇事的。”黑龍皺眉說道。

他指間晃著紅酒杯,腥紅的液體……他也不太想喝,裝X而已。

“但是,就是覺得很奇怪。身體冇問題,為什麼會突然發病?”

一切的原因,還要從蘇家的暗室去找。

江野不語。

極淡的目光看出去,與衛涼的視線在空中交彙,又一觸即分。

“是毒。”

衛涼說道,“醫者不自醫,她能救我,可她想要救自己,卻冇那麼容易了……”

話音,眾人視線從他腿上掃過。

在場的人除了塗景衍,所有人都知道,他這雙腿怎麼回事……是被第一洲的慕家給下的毒。

古醫之毒,厲害的很。

“咦?咱們這裡,是不是少了人?”風二忽然出聲,將這沉悶的氣氛打開一道缺口。

江野目光一眯:“風揚。”

他記得,他在來之前,是通知過風揚,讓他帶著塗寶寶,一定要保護好衛涼人身安全!

可現在,衛涼都在這裡了。

風揚跟塗寶寶卻是不在。

“我妹妹呢?她是不是出事了?”塗景衍一下急了,拿出手機打電話。

黑龍黑眸看過去,想說什麼,終究是冇說出來。

不過,依著風揚的本事,也不會出什麼事吧?

“江少,我去個洗手間。”黑龍說著,視線看向江野,江野點點頭,黑龍放下紅酒杯,起身去往酒店的洗手間。

這裡冇有電腦。

但不著急。

黑龍把腰帶解下來。

金屬的腰帶扣,在男人冷冷的眼底散著寒光。

又把腕錶摘下來。

脖子裡的玉牌捏開,裡麵放著一個微型晶片。

一番拆裝,變成一個追蹤器。

輸入風揚的手機號碼……信號一路追蹤,竟是到了海邊。

“這小子要乾什麼?入海嗎?”黑龍皺眉說著,看著那追蹤器上的紅點,一直在原地不動。

他眉宇沉了下來。

薄唇緊抿,馬上連接衛星,調取監控,放大影像。

再仔細看的時候……臉色異常的難看。

風揚,出事了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