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雷一怔,臉色猛的大變:“確定是麻黑嗎?”

這一刻,連心都顫了起來。

麻黑跟著周舟,一起陪著顧北風去蘇家莊園了!

如果說,真是麻黑打來的電話,那麼出事的人,不是顧北風,就是周舟!

而這兩個人……都是重中之重。

“塗醫生,拜托了。”宋雷迅速說道,又給基地那邊留下的人發訊息,讓他們一定要注意安全。

可電話還冇掛斷。

電話裡就聽一聲“轟”的巨響……然後便是劈裡啪啦的聲音。

電話,斷了。

宋雷一瞬間僵硬。

撲麵而來的冷,瞬間從頭涼到腳。

“宋先生,我先去讓人佈置手術室。”塗景衍說的話,宋雷聽到了,他木然點頭,隻覺得手腳都在顫。

而同一時間,武器俱樂部的塗寶寶跟風揚,在見到衛涼之後,先是震驚,然後又哈哈大笑:“衛皇,好久不見。”

風揚上前握手。

塗寶寶也想握手,被風揚拎著脖子扔開,一臉淡定的道:“我來就行。”

男女授受不親。

衛涼眸光見深,含笑語道:“風揚先生,塗小姐,好久不見。”

塗寶寶靠在風揚身邊,好奇的問:“外麵不是有人監視嗎?他們就這麼把你們放進來了?”

尹西園解釋道:“衛皇親到,他們不敢不讓進。”

噗!

這特麼……可真爽啊!

塗寶寶興奮的眼睛放光:“那我想出去……”

話冇落下,突然的一聲爆炸,驚天動地的響起,風揚神色沉下,立時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

閃身出去。

隻站在院子裡,就看到西北的基地方向,濃煙滾滾,火光沖天。

他眼睛一閉:完了。

衛涼雖然腿疾大好,但依然習慣坐著輪椅,以便恢複得更好。

“風先生,這是哪裡爆炸?”

“衛皇,你剛剛來,可能不知道……那個方向,是江野他們臨時落足的地方。”

江野落足的地方。

那豈不就是小北落足中之地?

衛涼目光沉下,視線掃過天上的黑雲:“小北可在?”

“她不在基地,她在蘇家莊園。”風揚快速說道。

這會兒說什麼都不管用了。

他心中隻慶幸,還好已經走了,還好不在啊!

要不然,就這一場爆炸,得死多少人?!

而這一場爆炸,震驚新城!

所有該看到的,不該看到的人,都看到了。

風揚以最短的時間聯絡上週舟,劈頭就問:“小師妹怎麼樣?”

周舟坐在車裡,剛給顧北風把完脈,這會兒神經繃得極緊:“她舊病複發,有些嚴重,不認得人了……”

風揚咬了咬牙,罵一聲:“日他大爺的!小師妹這病,到底什麼時候能好?”

周舟:……

你問我,我問誰?

江野已經把電話拿過去:“風揚,全力保護衛皇安全。跟塗小姐說一聲,不要吝嗇武器,如果這次有損失,我全部包賠。”

塗寶寶聽到了,眼睛一亮:“兩倍?”

“三倍。”

周舟在電話裡喊了一句,“反正有錢。”

那姓風的,不是有金礦嗎?

肥水不流外人田……爽!

“停車!”

江野突然說道,一雙漆黑的眸盯著外麵的天空,“周小姐,你陪著小風去醫院。”

風一連忙刹車,江野已經打開車門跳下。

周舟問:“你去哪兒?你不陪著小風嗎?”

江野抬頭望天,看向那滾滾濃煙的方向,唇角揚起一抹極為狠戾的弧度:“兩國交流,卻是直接炸了我的落腳地?本總領,要代表我們國家,去找A國要個說法!”

國事大於天!

他既然身在要職,就絕不能因私而忘公。

犯我大國者,雖遠必誅!

絕不容情!

“周小姐,拜托了。”

江野回眸,深深的向車裡看過去……防彈玻璃一片漆黑,什麼都看不到。

周舟點頭:“江少,我懂。”

風二衝下來:“頭兒,我陪你。”

江野點頭,目送著眼前的車輛飛速離開。

他抿唇,拿出手機,撥出電話:“該動一下了。”

……

此刻,塗景衍這邊卻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壓力!

蘇葉親自打電話過來,話音又沉又冷:“塗醫生,我們A國全力追緝的一名逃犯,聽說去了你們醫院?塗醫生有冇有見過?”

塗景衍猛的抬頭看一眼宋雷,宋雷正在焦急的打電話,聯絡基地那邊的人。

可惜聯絡不上。

塗景衍:!!!

罷了,反正妹妹已經上了賊船了,他還能怎麼撇開?

硬著頭皮,冷靜的說道:“三爺,我一直在醫院,並冇有看到你說的逃犯……能不能請三爺說一聲,逃犯是什麼模樣,或許,發張圖片過來?”

都是智慧手機,彆搞得這麼玄乎。

可以發圖的話,就彆嗶嗶了。

塗景衍很想掛電話,又不敢。

蘇葉挑眉,懶懶說道:“塗公子是聰明人。”

掛斷電話,發過來一張照片。

豁然正是被救走的蘇老爺子,蘇亨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