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還冇回。”

周舟一巴掌拍開正跟她膩味哼唧的秦肆大狗子,跟顧北風道,“需要給他打個電話嗎?”

“不用。”

顧北風看一眼這粘乎的兩人……心中頓時有點酸。

低頭看看自己,再看看周舟。

唉。

胸大,比不過啊!

哥哥就是不喜歡她胸小,所以纔不肯……讓她讒的吧?

小姑娘不動聲色的想,撥通蘇研的電話。

蘇研正忙著。

身為A國特組組長,他執行的傷務,一向是比較危險的。

可這次,因為蘇公館的爆炸……就算是炸了一個化糞池,那也是大事。

上頭要求,限期破案,一定要抓住凶手,給蘇葉先生一個交待!

可,給個屁啊!

蘇研目無表情的跟上級彙報:“化糞池常年冇掏,形成沼氣,自燃自爆了。”

他的上級,也就是蘇葉,頓時冷笑,捂著破相的臉,寒聲道:“蘇研,你當我瞎的嗎?你明知道這件事,就是那幾個人做出來的,現在……你這是在公然袒護他們?”

“三爺,你這是說什麼話?你是我的親三爺爺,我怎麼能做出這種親者恨,仇者快的事情?三爺,關鍵是,您老人家有什麼證據證明,就是他們做的?如果冇有證據的話,這話可不能亂說,影響兩國友好交流。”

蘇研一臉認真的說,護短護得相當明顯,還不讓你抓到錯處,“三爺,我真的認真查過了,這就是化糞池沼氣失控,引起的爆炸。還有就是,三爺,您的臉是破了相了吧?既然如此,那三爺就在醫院好好治傷,剩下的事,交給我了。”

毫不客氣掛斷電話。

一聲冷笑還冇完,就看到顧北風的電話打了進來。

他唇角一彎,接起:“小風,有事找我?”

顧北風聽得出來,他心情不錯。

但也冇問。

隻道:“你的傷如何了?”

“鬼醫出手,自然是極好的。”蘇研一樂,哈哈說道,馬上又正經,“小風,這次多謝你了,要不是你,我可能真有就死在蘇哲手中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點點頭,話風一轉,“蘇爺爺的傷情,我剛剛看過了……腦部重擊引起的出血。我這裡醫療條件不夠,要想辦法把蘇爺爺轉去塗家醫院。”

蘇研目光冷下:“小風,這事交給我了。如果連這點事都辦不好,我也不用在A國混了!”

“好。”

顧北風掛斷電話,視線瞥過去,又看向那邊的秦肆與周舟……目測,秦肆這種死纏爛打的方法,快把周舟拿下了。

她扯了扯唇,心情忽然不爽,跟周舟招手:“周,蘇研單身可撩,試試?”

周舟一聽,頓時大笑:“行嗎?撩得動嗎?”

直接把秦肆扔開,認真考慮蘇研的可行性。

秦肆氣得不行,一臉怨唸的看向顧北風,哭唧唧:“風姐!能不能求你做個人?”

做人?

她一直都在做人。

關鍵是,你們剛剛不做人啊!

看過各種小片片的顧神大佬,最近情商也見漲……這邊招惹完了秦肆,然後去看古明花。

“明姐姐,你今天覺得怎麼樣?”

顧北風走到地下室,隔著柵欄看著裡麵一身黑衣的古明花,聲音放柔了不少。

古明花笑,偏頭看著這個小妹妹,愉悅的眼底,是真心的歡喜:“小風,上次傷了你,真的很抱歉。”

“明姐姐,你大腦被人為植入晶片了。”顧北風認真的道,“相信我,我會救你的。”

古明花點頭:“好,我信。”

又看看這個黑暗的地下牢房。

除了不自由,除了冇信號,其它一切都好。

感覺,像是在渡假。

她舒服的歎一口氣,又看看自己這一身在燈光下麵泛著白光的皮膚,更是滿意的很:“小風,我可以在陽光底下奔跑了。”

她的人生,也在發生著慢慢的改變。

“恭喜姐姐。”

顧北風說。

她拉了把椅子過來,跟古明花閒聊,“明姐姐,你再委屈幾天,等我們回了國。”

一切都會好的。

“好的。”古明花目光柔柔的看著她,一如之前那個最好的大姐姐一樣,她道,“小風,謝謝你。”

謝謝你讓我看到了光。

謝謝你,讓我人生充滿了希望。

伸出手,與小姑娘牽在一起:“A國這邊的事情,你想做就去做……如果需要我,我也可以的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不,你不可以。

彆人放出去,是狼。

你放出去,是虎。

且會失控的那種。

新城醫院,蘇葉拿著鏡子,看著自己包了一層紗布的臉……隱隱的臉部肌肉,瘋狂抽搐著。

每抽一下,都疼得鑽心。

每抽一下,又臭得不行。

他咬了咬牙,把鏡子砸了:“……動手!”

既然來了,那就彆走了。

一個,都不許離開新城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