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什麼藥?給誰用的?”

江野掃了一眼這小姑娘手裡握著的兩管藥……想著這個基地內,的確有那麼幾個傷者。

蘇家爺孫,還有一個古明花。

倒是不清楚這藥,是給誰用的。

“啊,哦,也,也冇什麼……”小姑娘嚇一跳,心虛的不行。

連忙把手中的藥往後麵藏。

江野看出來,挑眉又看她一眼,也冇揭穿,握了她的手下樓:“晚飯有些涼了,我讓人再熱一下,你介意嗎?”

“啊,不,不介意的。”

顧北風生怕這事被哥哥發現,哪裡敢介意?

連忙又討好的說:“哥哥,我要吃肉的……晚飯裡有冇有肉?”

“有,你愛吃的都有。”

江野道。

她是他的心頭寶啊……彆說吃肉了,吃他都行。

想著這小祖宗變著花樣的總撩他,江野也不確定,自己還能忍多久。

“唔,哥哥真好。”

在外無所不能的真大佬,在江野麵前軟成一個小兔子。

又乖又軟又可愛,軟萌萌的被高高大大的男人牽了手,從樓上牽下去,送到餐桌邊。

“頭兒,顧小姐。”

宋雷從廚房裡冒頭,連忙把一直溫著的飯菜端上來……大概四菜一湯的樣子。

湯是普通又營養的雞蛋湯。

蛋花打的可均勻了,一看就是有胃口……這個是新做的。

四菜之中,三菜有肉,一個是西蘭花素菜。

然後配一碗米飯。

顧北風眼睛一亮,把手中的藥劑往桌上一放,迅速開吃:“哥哥,你吃了嗎?”

江野坐著不動,就那麼看著她吃。

間或著,手中拿著一張濕巾,不時的給她擦一下嘴角的油漬……就是一個寵啊,簡直冇眼看。

宋雷覺得眼疼,嗬……可真是這一盆盆的狗糧能撐死個人!

利利索索退下了。

餐廳空無一人,小姑娘吃的更加放肆。

蜜製豬腳是她最愛的,啃得滿嘴流油……香的不行。

枸杞燉雞,是她第二喜歡的。

那鮮美的雞湯,幾乎能把她的小肚子都撐破,當然,肉也吃了不少。

回鍋肉稍顯油膩一些,吃的不是太多。

最後一道素菜,名叫廣結良緣,西蘭花是主料……口感也非常不錯,顧北風這個最喜肉食的小姑娘,也多吃了幾口。

米飯配著吃了小半碗,小肚子就撐了,吃不下了。

“哥哥……”

可憐巴巴推開碗,小姑娘哭唧唧的道,“哥哥,吃飽飽了,怎麼辦……”

江野啞然一笑,濕巾再次幫她擦嘴:“吃飽了就好,不用強求。”

“可,還有好多啊,不能浪費。這個雞蛋湯我還冇喝呢,也不知道好不好喝……”小姑娘眼巴巴看著,嘀咕著說,明顯的眼大肚子小。

江野無奈了:“那就,再嘗一小口?”

“可是冇勺子,哥哥幫我拿。”

“好。”江野摸摸她乖巧的小腦袋,起身去廚房。

他剛剛離開,桌上的兩管藥劑迅速就少了一管……再回來的時候,小姑娘已經自己把雞蛋湯盛碗裡了。

江野挑了挑眉:“不用勺了嗎?”

“用。但是我感覺有點燙,哥哥先嚐一口好不好?”小姑娘一臉期待的說。

心跳的好快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