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A國外交的那人,當時懵比了。

臥槽!

我們家蘇先生要是願意給你打電話,還輪得著我打嗎?

“是這樣的江先生……”搞外交的腦子轉得也快,馬上就在找理由。

但是,接下來的一瞬間,耳邊就傳來“嘟嘟”的掛斷聲,外交這貨懵了。

他轉頭,真是特懵比的去看躺在病床上,正在接受治療的蘇先生,硬著頭皮道:“蘇先生,江先生不肯來,電話也掛了……”

蘇葉目光沉沉。

他被套麻袋打一頓這事……肯定與那群華國人脫不開關係!

但,就是冇證據。

冷笑一聲:“接著打!既然是來調解兩國友好之事……他就一定會接電話!”

這一聲冷笑,又扯疼了嘴角的傷,瞬間又出了身冷汗。

“蘇先生,肋骨斷了三根,內臟略有出血……全身軟組織挫傷嚴重,您這樣的傷,至少需要靜養一個月。”

塗景衍淡定走進來,單手插兜說著。

另一隻手拿著病曆低頭看著,順便把檢查報告遞過去,讓蘇葉看了:“冇問題的話,在這上麵簽個字。”

蘇葉一眼看出去,看向塗景衍:“大公子,這種事情,你可以跟我的律師談。”

塗景衍:……

我跟總-統談行不?

我還跟你律師談呢……你這麼厲害,還治什麼傷?

活該被打。

耐心的道:“蘇先生,這裡是醫院,你是我的病人。”

蘇葉冷笑:“大公子,這裡麵到底怎麼回事,相信你大概比我還清楚吧?我傷得這麼重,你塗家就冇有責任嗎?”

簽字?

簽個屁的字!

被打成這狗樣了,他憑什麼簽字?

他要上報國家最高層!

他堂堂內閣成員被打……這是在打他嗎?

這是打的A國的臉!

“蘇先生,飯可以亂吃,話不能亂說。蘇先生出了這種事情,我們誰都不願意看到的……但是,我們塗家有什麼責任?這種空口白牙的胡扯,我塗景衍可是不認!”

眼前的大公子,臉色一沉,冷聲說道。

倒是瞬間有了大公子的範兒!

蘇葉定定的看著塗景衍,像是在看一個上不得檯麵的小醜似的:“大公子,我跟你說話是給你麵子。難道那些華國人,不是你們家塗小姐帶回來的嗎?嗬,算了!說了你也不懂。就以你的身份,還冇資格跟我對話。叫你爸來吧!有些事情,我也剛好要跟塗家主好好說說。”

話落,塗景衍臉色更沉!

他是一個醫生,他還是塗家三兄妹裡麵,最冇出息的那個啊!

可,就算是再冇出息,也有自己的風骨!

他們塗寶,還輪不到外人來羞辱!

“蘇先生,我也再說一次,這裡是醫院,你是我的病人!如果你是這種態度的話,那你這個病人,我也會拒絕治療。蘇先生另找彆人吧!”

塗景衍把手中的病曆一扔,走了。

槽,誰還冇個脾氣了?

你這樣的病人,小爺還不伺候了呢!

黑龍在外麵走廊上一直等著……終於耐心的等到這個大公子出來了,結果一看還氣乎乎的。

立時上前說道:“大公子,這咋的了?治個病人還治出一身的脾氣?”

瞧這麼怒氣沖沖的樣……嘖,也挺帥的。

“你離我遠點。”

塗景衍氣不順,看到黑龍就更不順了,繃著臉就走。

黑龍一把握住大公子的胳膊,不顧他的掙紮,“嗖”的推進醫生辦公室,連哄帶笑的說:“大公子,彆呀……咱們這麼好的關係,怎麼能說翻臉就翻臉呢?說說吧,在裡麵受氣了?我幫你出氣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