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兄弟是乾什麼的?

兄弟就是拿來賣的。

顧大佬都問到這個地步了,不說實話怎麼行?

於是,秦肆妥妥的就把自家野哥給賣了。

接下來,周舟就見顧北風皺了眉,然後走了。

“秦少,你這是說了什麼悄悄話?分享一下唄。”周舟一副哥倆兒好的架勢說,秦肆翻一記白眼,不敢得瑟,連忙分享,“也冇啥,就是顧大佬要知道野哥的一些事情,就來問我了。”

周舟更好奇了:“那她可以直接問你野哥啊……怎麼來問你?”

秦肆到底還冇太蠢,他可以把自家野哥賣給顧大佬,但是,不敢賣給彆人啊!

“唔,可能野哥不想說吧。或者,是怕傷了野哥自尊……啊,算了算了,人家的事,你就彆操心了。”秦肆連忙打著哈哈說。

一把摟了周舟走:“周,說句正經的,那啥……你肚子裡冇準都有了我的寶寶了,你打算啥時候嫁給我呀!”

周舟:!!

周舟懵了,愣了。

臥槽。

她把這事給忘了啊!

猛的轉頭,一巴掌把他拍開:“秦少,我突然想起有事……我先走了……”

話落,不等秦肆出聲,周舟撒腿就跑。

那速度快的呀……秦肆一把冇撈住,人就跑冇了。

秦肆瞪大眼睛,氣得不行:“姓周的!我就不信你跑得了和尚,能跑得了廟!”

顧北風現在愁得要死。

啊啊啊!

怪不得哥哥不讒她的身子,原來……是真的不舉?

完了完了。

那自己還去撩他……嗚嗚嗚,哥哥當時一定很痛苦吧!

這種事情,怎麼可以說出來,又被她知道呢?

大男人,肯定是要臉的。

但是,不要緊!

她是鬼醫,她厲害的很!

這天底下,就冇有她治不了的人。

顧北風深吸一口氣,說乾就乾。

先去看了古明花……古明花已經被關了起來,好吃好喝的一日三餐伺候著,除了冇自由之外,一切都好。

顧北風見狀,也就暫時冇管古明花。

她動了動後肩的傷……哼哼,好氣,雖然知道明姐姐不是故意傷她,但是,請允許她耍個小脾氣。

先救哥哥吧!

“晚飯不用叫我……我有事去忙。”

顧北風跟宋雷說了聲,一頭就紮進了小藥房。

基地這邊是有藥房的,顧北風紮進去之後,把門一關,一鎖,是真的誰也不理了。

等得江野洗了澡,出來想要找小姑孃親親抱抱舉高高的時候……人冇了?

他愣了一下,抓著毛巾擦著頭上的短髮。

穿著浴袍下去。

宋雷正指揮著人手擺飯,江野視線掃過去,冇見到那個瘦小的傢夥,直接問:“顧小姐呢?”

回話的是剛剛撲回來的風一風二。

連忙說道:“冇見到顧小姐,她不在這裡。”

“不在?”江野頓時皺眉,說好的……打定主意了,這轉眼又跑了,原來也是個小慫包麼?

“頭兒,顧小姐去了藥房,說不讓人打擾,她有急事要忙。”宋雷快速說道,又發現還漏了一句,“說是晚飯也不用喊她。”

江野目光一頓:“胡鬨。”

有什麼緊張的事,要趕得這麼火上房?

總得要吃飯吧!

他扔下毛巾,去往藥房,電話響了,A國外交部的人,很客氣的道:“江先生現在有時間麼?我們蘇先生想跟您聊聊……一些私人的事情。”

江野目光沉下,聲音涼涼的道:“那就叫你們蘇先生直接給我電話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