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從軍政的蘇葉先生,今日是一身的便裝打扮。

可即便如此,身在高位久了,也是自然而然的帶出了一種上位者的威嚴。

哪怕是他臨時決定來參加塗家的宴會,可排場也很大。

前後一共八個黑衣保鏢,個個腰身鼓鼓的,是帶著武器進來的。

外麵的轎車,也更是防彈防爆,A國最先進的技術改裝。

“塗先生,聽說塗寶寶小姐,有了心上人,我是特的來參加宴會的,這是一份小禮物,不成敬意。”

麵對武器大佬的塗家,蘇葉態度也放得很低。

笑盈盈拿著禮物遞過去……看包裝盒,應該是一套全球限量版的首飾了。

塗寶寶眼尖,看到了那包裝盒上的LOGO,立時悄悄拉了拉她姐的袖子,小聲說道:“姐,這不是你……”

顧北風也看到了,淡淡的目光掃過去,“嗯”了一聲:“價值八位數的禮物,這蘇三爺,出手不凡。”

塗寶寶鼓著臉:“什麼出手不凡……還不是覬覦本寶寶這個天才?”

風揚被她逗笑了。

悄悄捏一下她的小手:“去吧!你父母在喊你。”

塗寶寶連忙抬頭,可不是咋的?

塗家父母正衝著她這邊吹鬍子瞪眼……氣得要炸。

這個死丫頭,蘇三爺都來了,就不知道上前打個招呼麼?

怎麼總守著華國來的那幾個土包子問寒問暖的?

“我不想去……但還是要去。”塗寶寶深吸口氣,苦著臉說,“算了算了,去就去吧!”

忽然想到什麼:“姐,一會兒要打架嗎?打架的話,我把這身礙事的衣服給換了。”

顧北風:……

拆自家的台,你可真行。

視線抬起,看向那位蘇三爺,剛巧,蘇葉打量的眼神也看了過來,一眼就認出,這就是他擺在書房桌上的其中一個資料了!

眼底閃過淡淡的涼意,轉首與塗家主繼續笑道:“那幾位年輕人看著有點眼生……塗家主,怎麼也不介紹一下?”

塗家主:……

愣愣看出去,懵了。

臥槽!

那幾個人,他也不認識啊!

一看自家不省心的女兒過來了,連忙轉了話題:“三爺,這就是小女,塗寶寶。這孩子從小野慣了,也是剛在外麵回來的……小寶,還不趕緊來見過蘇三爺?”

一句“小寶”,塗寶寶差點噴了!

誰是小寶,誰是小寶了!

我已經長大了好不了?!

“三爺。”

塗寶寶中規中矩的招呼一聲,便打算走人,又被塗家主一把拉住,虎著臉道,“去哪兒?三爺來了,不好好陪著,你懂不懂點事?”

塗寶寶一臉不耐煩:“爸,這種場合,你讓我陪什麼?我一個十**歲的黃花大姑娘,你讓我陪個糟老頭子?我不乾!還有,彆以為我不知道,三爺今天突然來我們塗家,是有彆的事情吧?”

蘇葉被揭穿,臉上倒也不惱,依然笑著說道:“大小姐快人快語,性子爽利……對,我今天來,是有點私事要辦。大小姐,剛剛接到訊息,之前在華國重傷我侄兒的那幾個凶手也來了宴會之上,我今天是來抓人的。”

抓人?

塗家主還冇反應過來,塗寶寶已經惱了。

冷笑一聲:“放你孃的屁!姓蘇的,彆以為你當個破官,我就會怕了你,彆人拿你當回事,我從不拿你當盤菜。就憑你,也來抓人?你憑什麼敢來我塗家抓人?誰給你的臉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