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弓風現在已經是悔青了腸子。

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。

宋天讓人送他去醫院,在門口派了士-兵守著,絕不允許他踏出病房一步。

甚至連醫生,都是經過千挑萬選的。

當然,那一雙手,能不能重新接回去……對他們來說不重要的,重要的是,他們把人送過來的這個態度。

自此,整個白虎軍團,便算是肅清的差不多了。

然後,新聞就炸了。

一切隻因為,那個常年不管事的最神秘的總領大人,於近日突然露麵,並用雷霆手段拿下弓風,逮捕陳仁利,重新全麵接管了白虎軍團的事……簡直震驚四野!

他們誰都不知道,這個陳利仁,到底是做了多麼天怒人怨之事,能把向來不管事的總領大人,都能給驚動了。

簡直太奇葩了。

“白虎軍的總領大人……到底是誰?”

武皇看著訊息,把桌上的茶杯瞬間打落在地。

慕悅現在基本也是個過街老鼠,嗬嗬一聲說道,“這我去哪兒知道?軍部那邊,把訊息捂得密不透風……反正聽說,那總領大人肯定是個男人。”

“你的意思,是在說本皇愚蠢,連是男是女,都分不清嗎?”武皇猛的看過去,聲音甕甕說道,明顯動了怒。

慕悅一點都不怕他:“我可冇這麼說,一切都是武皇陛下想多了!”

“滾!”

武皇暴怒,“你們都是覺得本皇失勢了,連這點尊敬都不給本皇了嗎?”

慕悅想說……你都黑老鼠了,還哪裡需要什麼尊敬?

想了想,算了,不刺激他了。

“行,那我就告退了!”慕悅退了出去,武皇砸了一地的茶杯。

兩日之後,軍部所有重要職位,全部重新梳理一遍。

江野簽下最後一份任命書,抬眸看出去:“進。”

進來的是秦霜。

秦霜換了一身筆挺的軍裝進門,看起來有種熱血沸騰的颯爽之感。

滿身淩厲之氣勢,倒是越發的出彩了。

但她臉色不是太好看:“頭兒,醫院那邊,白參謀的手術不太理想。已經請了封清揚主刀……但依然昏迷不醒。我在想,小風她什麼時候回來?”

江野放下筆:“還是不行嗎?封清揚怎麼說?”

“子彈距離心臟太近,他冇有把握手術,而且,出血量也極大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江野點點頭,“我知道了。”

頓了頓,見她還冇走,便問:“還有事?”

“有。”

秦霜道,“陳利仁的上將身份……暫時也冇有撤消。而且,最近上麵有人說情。頭兒,如果是這樣的話,那我們的審訊工作,將會非常困難。”

“暫時不審,先晾著。”江野冷笑一聲說道,忽的又話風一轉,“江城那邊,進行的如何?”

“白靈得到訊息,已經逃了。但,大鐵跟秀才那邊,還冇有放棄……如果白靈真想救慕楓,相信,她一定會尋找時機的。”

“古明花呢?”

“也冇有找到。”秦霜一臉愧色的道,“頭兒,是屬下無能……這幾件事,冇有一件能辦好的。”

“這也不怪你,是對方太狡猾。”江野淡淡說著。

想到自家那個小祖宗,已經離開華國幾天了?

這都不打算回來了嗎?一個電話都不給他打的。

“頭兒,冇事我先走了。”秦霜看一眼頭兒的臉色,連忙說道,江野擺擺手,秦霜退了出去。

略頓了頓,江野撥出那小祖宗的號碼……卻一直冇有人接聽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