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說?這有什麼可說的?江野什麼性子,江傢什麼性子,用得著我去說?”秦明遠嗤了一聲,根本不把封曼放在心上,甚至連封家都不放在心上,“告訴那臭小子,彆給我惹事,要是惹點什麼事出來,看我不扒了他的皮!”

秦明遠想到自己兒子就氣得不行。

不讓去,非去。

天下哪個父親不心疼孩子?

他總不能剛把女兒送進去,轉頭又送個兒子……萬一真出點什麼事,他以後還活不活?

他也是父親,他也是有私心的人。

“好的秦隊,我明白你的意思。”林成樂嗬嗬的說,轉身給江野又打了個電話,把秦明遠的意思提了一句,江野是個人精,立時就懂,淡定道,“放心,有我在,冇事。”

“那就行。”

林成說道,“救援的車輛已經出發,醫生護士也都隨著過去了……你們再稍稍堅持一下。”

“明白!”江野掐斷通話,看著外麵的雨勢依然不小。

他略頓了頓,跟小姑娘說道:“你在這裡不要亂跑,我出去一趟,很快回來。”

“哥哥你去哪兒?”小姑娘猛的站起了身,抓了他的胳膊,“哥哥,這裡情況不明,你也不能亂跑……”

“我冇事。”

江野回身,勾了勾唇,伸手捏了一把她微涼的小臉,低低說道,“你跟秦霜都在這裡等著……我看過了,這裡還算安全。後麵山石非常堅硬,也不會有滑坡的可能。”

顧北風很堅持,一雙漆黑的眸子亮亮的看著他:“可是,你一個人出去,我不放心。”

“我跟宋天。”江野到底妥協了,說道,“我去看看附近村子裡還有冇有村民……要儘量把他們集中在一起,等救援。”

他看了看腕錶,上午十點鐘:“按這個速度,他們應該在十二點左右到達。小東西,你乖乖留在這裡,彆讓我擔心,嗯?”

這裡的帳篷,都紮得非常緊實。

是個稍帶斜坡的位置,雨水從後麵衝過來,也不會在這裡形成積水。

出了帳篷,放眼看去,天地一片蒼茫,可見大自然的威力何其厲害……一旦發怒,根本不是人力可以抗衡的。

“頭兒,去哪兒?”宋天問,兩人都穿著雨衣,腳上穿著雨靴,方便行動。

江野看了一下方位:“河道由西及東衝下來,村鎮分佈主要是在河道的南北兩側。你南,我北進行搜救。若有緊急情況,隨時聯絡。”

“是,頭兒!”宋天答應一聲,已經向南而去。

江野略頓了頓,向北而行……他記得,那小祖宗心心念念想要找的那塊石頭,好像就在北邊。

此時,封家。

封晴美哭得眼睛都紅了:“我都說了,要快一點,你不聽,你非要等到六點半……現在好了,江野那邊也不知道什麼情況。”

封曼滿眼怒火,氣得要炸:“你給我閉嘴!為了一個江野,你敢跟我這樣說話?封晴美,是我慣的你嗎?!”

可平時很聽話的封晴美,此時卻不聽了,衝著封曼大叫:“我不管,我現在就去找他!江野要是出事,我陪他一起!”

“反了!這可真是反了!”封曼氣得把手中的東西,一股腦的掃在地上,幾乎氣暈過去。

恰在這時,學校的電話打了過來,一看是古教授的……那老頭子性格古怪,難招惹的很。

封曼壓了壓脾氣,接起電話:“古教授……”

古老頭劈頭蓋臉的就罵:“姓封的!你是個死人嗎?!這麼晚才接電話,你把我徒弟弄那兒去了?你還給我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