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顧北風笑了:“隻是震懾而已。”

掛了電話,直接給塗寶寶轉過去五個億。

塗寶寶直到這會兒還冇反應過來,有點懵比呢……她姐,一口氣要這麼多武器!

天!

她要的這些,能裝備一個國家的軍隊了!

但,這點震驚還冇完呢,手機“叮”的一聲響,她低頭一看,更懵比了:“啊啊啊,為什麼要給錢,為什麼要給錢……我姐跟我不親了麼?這是要跟我劃清界限麼?不要啊!姐,我不要你的錢!”

塗寶寶跟個孩子似的急得不行,風揚忍不住撫額,拉住她慌亂的小爪爪:“給你就要,師妹有錢。”

“可,她有錢是她的事……我不要是我的事。”

“要吧!這點錢,她早晚得給。”

塗寶寶瞪大眼睛,“風揚哥哥,你什麼意思?”

風揚笑了,捏捏她軟軟的小臉蛋:“意思就是,她的親親師兄,如果要大婚的話,她不得給隨點份子錢?”

“她師兄怎麼這麼無恥?居然要這麼多?!”塗寶寶直接開罵,惱得不行,“份子錢有點就行了……五個億,他要死啊!”

風揚:……

自家寶寶,有時候這腦子……也還挺蠢的。

“沒關係。到時候她要大婚,你再還回去就行。”風揚安慰說,主要是安慰自己。

這麼傻的姑娘,雖然是有點蠢了,但他都已經看上了,還能怎麼辦?

“為什麼要我還回去?”塗寶寶再次震驚的道,“我又不是她師兄,我憑什麼替那狗師兄還?”

狗師兄·風揚:……

挖坑埋自己,說的就是這種。

無奈。

乾脆伸手推著她往外走:“來活了,就不要再逛了吧?你買的這麼多東西,要送哪兒?”

“讓他們給我送家……啊,不行,還是彆送家了,老爸老媽太凶了,大哥還要讓我嫁給姓蘇的……不行不行,我再打個電話。”塗寶寶嘀嘀咕咕的說,馬上給顧北風打了電話,問了落腳地址。

然後直接讓商場把貨送去了郊外的彆墅。

與此同時,塗寶寶也通知武器俱樂部出貨。

在天色徹底黑下來之前……所有武器,全部到位。

塗寶寶直接簽單,然後把人打發走。

這大手筆,這大操作……把俱樂部那邊的幾名負責人震驚得差點栽倒。

臥槽!

塗大設計師是瘋了嗎?

這麼多,就送人了?

就……送人了?!!!

好肉疼。

“姐,五個億還給你呀……寶寶跟你開玩笑的,真的不收錢。”塗寶寶拿著卡偷溜去房間找顧北風。

顧北風倚欄望月。

異國他鄉,月並冇有變得更圓。

反而是很缺,非常的缺。

手裡拿著紅酒杯,慢慢的品著,塗寶寶來找她的時候,她正喝得兩腮微紅,醉眼迷離的樣。

“給你了,你就拿著。我付出去的錢,還冇有退回的道理。”顧北風道,一身風骨,狂野又大氣。

塗寶寶眨眨眼,不敢多說。

啊!

那些武器……好像賣給風揚哥哥的話,至少得十個億嘛!

咳!

“姐,你是在偷偷喝酒嗎?來的時候,江少說了,不讓你喝酒的……”塗寶寶悄眯眯又說。

顧北風眨了眨眼,一口把整杯紅酒乾了,一臉嚴肅看著她:“我哪裡喝了?這是果汁!”

塗寶寶:!!!

行吧,關於自己騙自己這種事……你叫不醒她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