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進來的兩個男人,明顯不是華國人。

那一頭黃毛捲髮,綠色眼睛的標配……看起來像是M國人。

秦肆敏銳的知道,來者不善。

“你們什麼人?”

他鎮定的從浴室門口站起,眼睛瞬間半眯,心中也在飛快思量。

“咦?怎麼是個男人?”

兩個M國人對視一眼,有些不甘心。

其中一人看著秦肆,另一個在房間裡搜:“我們要找暗鬼,她在哪兒?我們剛剛看著她進來的。”

剛剛進來的?

能進入這個房間的人,除了他,就是周舟!

所以,這兩人是衝周舟來的?

秦肆現在,腦子轉得極快……他早就知道周舟不是普通人,但是,暗鬼?

這什麼破稱號。

“兩位可能是記錯了,這個房間隻有我一個人。”槍口對著自己,秦肆也不敢亂動。

他舉著雙手鎮靜的說,慢慢的往窗邊挪去。

心下卻是焦急萬分!

周,你可千萬忍住,彆出聲啊!

“這個男人,是跟暗鬼一夥的!”拿槍對著秦肆的M國人忽的認出了秦肆,叫道,“HI!小子,趕緊把那個女人交出來,要不然,我對你不客氣。”

秦肆在這男人叫出聲的瞬間,心就猛的往下沉。

拚命想著辦法,快速說道:“什麼鬼,這裡冇有鬼……這裡是華國,是酒店,你們這樣闖進來是犯法的……”

噗!

隨著這一聲輕微的槍響,秦肆捂著大腿,悶哼一聲,摔倒在地。

可他冇有叫出來,慘白的臉上,有著豆大的汗珠,依然咬緊著牙關說道:“我說的是真的,我不知道你們在找什麼鬼……”

“HI!這裡有人!裡麵有人在洗澡!”

另一人叫著,握著槍,衝著浴室警惕的走過去。

秦肆大急:“你不能去!裡麵是我女朋友,她在洗澡,你們不許看……”

噗!

又一聲槍響,打穿了他的胸膛。

開槍的M國人肆無忌憚的嘲笑著:“HI,弱雞。”

下一秒,浴室的門突的打開,隻裹著一件裕袍的女人衝出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“哢嚓”一聲折斷走近浴室門口的男人的手!

然後在回身的瞬間,抬手一把梳子射出去,正中第二人咽喉。

那人悶哼,踉蹌著摔倒。

周舟定睛看到秦肆身中兩槍,而第二槍正中胸口時,她漂亮的眼睛,一下子就紅了。

周身的殺氣狂烈而出:“敢動他……我殺了你們!”

腳一抬,把地上的槍勾起,對準兩人連開數槍……又在下一秒,把槍扔開。

撲到秦肆麵前,看他受了傷,還笑得跟一個傻逼似的模樣。

眼淚,忽然就下來了。

罵道:“是不是傻?他們要找的人是我……你為什麼要攔著他們?”

胸口中彈,出血量極大。

周舟手指都在顫:“銀針,銀針呢……”

想起來了,她的銀針在山裡的時候,給了顧北風。

對了,趕緊打電話救人啊!

她跌跌撞撞的撲到沙發旁,拿起手機,卻是第一時間打給了顧北風:“快,快回來,秦肆中槍……”

打完電話,又撲回秦肆身邊。

用手拚命的按著他中槍的部位:“彆死,不許死,聽到冇有?”

秦肆不止胸口流著血,嘴裡也在一下一下的吐著血。

他想說什麼,又說不出來,咳了聲,那血吐的就更多:“彆……彆哭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