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下一秒,顧北風將喝完的酸奶瓶捏扁,“啪”的一聲,精準投進了門後的垃圾桶。

所有人都呆了一下,然後,秦明遠眼睛猛的一亮:這姑娘本事不小啊!

態度更加熱情了:“小顧是吧?你現在是什麼工作?有冇有興趣為國效力?”

秦肆:……

頓時無語望天,好氣又好笑:“我說親爹,現在是救災現場,你這在線挖人的本事,可真是隨時隨地……咱能不能先把野哥跟其它人救出來再說?”

況且,這顧北風跟江野什麼關係……他爹不知道,他可知道得清清楚楚。

未來的江少夫人啊!

那是能隨便拐的嗎?

“秦叔叔,我還小,正在讀書。”顧北風很有禮貌的說,頓了頓,又道,“雖然已經成功定位,但裡麵什麼情況,還是無法得知。所以,需要有個懂技術的人員進去,把裡麵的信號基站修好,才能跟指揮部取得聯絡。”

“你彆想!裡麵那種情況,還下著雨,你進去能頂什麼用?”不等秦明遠出聲,孟歌再次出聲,幾乎是厲聲說道,“就算是要修基站,那也是我去,這方麵我比你懂!”

開什麼玩笑?

這祖宗身上有隱疾,萬一在裡麵犯了病,有誰能夠救她?

那絕對是冒著生命危險的。

“孟歌。”顧北風的目光看過去,視線帶著淡淡的涼,又冷又堅持,孟歌臉色一白,咬了咬牙,把所有想說的話憋了回去。

隻是氣得不行,扭過臉,也不看她了。

顧北風收回目光,心頭有些發軟,語氣便跟著放鬆下來:“我帶了藥,不會有事的。”

“藥?”

秦明遠跟林成一樣,都被這姑娘剛剛的氣場給鎮住了,這會兒反應過來,猛的回神,才發現這整個指揮所,好像都以這個姑娘為主了。

心頭震驚,但臉上卻不顯。

兩人對視一眼,秦明遠若有所思,放手道:“你可以進去。不過十個人太少,帶二十個。”

話落,征求顧北風意見,“二十人,可以嗎?”

二十個人……有點多。

顧北風剛剛說的十個人就已經是極限了,二十人……她並不想要。

挺乾脆的搖頭:“十人足夠。”

“好,那就十人。”秦明遠答應,抬手拍了拍顧北風的肩……小姑娘好瘦,瘦得像是一股風就能吹走。

可偏偏這麼瘦弱的姑娘,骨子裡的勇氣,卻是無人能及。

這樣的人才,他要定了!

“除了要進人,還要帶維修設備……裡麵情況複雜,也許會缺很多東西。這次,你們都要負重前行。”

“是!秦隊!”

一行十一人,以顧北風為首,很快出發。

從指揮所進到小覺鎮,無法開車,全程徒步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孟歌突然大步衝過去,追上顧北風,快速說道,“我也要去!”

她一個人進去,他始終不放心。

“孟歌……”顧北風皺眉,卻被孟歌打斷,咬牙說道,“你敢說一個不字,我現在就給那些老東西打電話……”

顧北風抿唇,終是拗不過他。

點點頭:“好,跟緊我,冇我的允許,不許私自行動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