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眼中瞬間閃過了冷意。

沉沉說道:“康娜隊長,你有話直說。”

少搞什麼親愛的不親愛的……聽起來噁心!

而若不是這人是他們此次行動的合作方,江野指定把她揪起來,扔到九千米外!

簡直就是個花癡!

“哎呀!江隊長也不要這麼生氣嘛!兩國聯合行動,總得要合作纔是……江隊長,聽說你未婚呢,不如,我們兩人也合作一下,強強聯手。剛好,你長得不差,我長得漂亮,我們以後生個寶寶,也是個完美的小天使……”

越說越噁心。

江野麵無表情直接打斷:“康娜,有空多照照鏡子,你也配!”

毫不客氣把最後三字砸過去,江野中斷通話。

然後第一時間跟國內通話,聲音是絕對的冷寒:“秦中將,我在為國一效力,我的小姑娘在做什麼,你知道嗎?”

秦明遠垂死夢中驚坐起,嚇著了:“什麼?你小姑娘,你……啊,你是說顧小姐啊,她怎麼了?這大晚上的,天還未亮,她不在睡覺嗎?”

“不在。”

江野道,“我要回國,現在,立刻!”

“啪”的一聲掛斷電話,眼底一片冷意。

好。

可真是好得很。

故意把他調這麼遠,然後派人對小姑娘動手?

姓陳的,你很棒啊!

轉身,大踏步走出林間,走出黑暗。

外麵的空地上,停著一架武直,江野上去,駕機起飛。

宋雷嚇呆了:“頭兒,這邊任務還冇結束……”

“剩下的事情,你處理。”

武直飛起,調整航線……直飛國內。

這一刻,去他NND的聯合行動。

什麼都不如他家小姑娘重要!

他一秒鐘都不想多等,他要馬上回去,他要以最快的速度,見到他家哭唧唧的小姑娘!

……

江城。

隨著天色漸漸亮起,雨勢也跟著慢慢停下了。

淩晨早點鐘……剩下的十七名狙手,全部被乾掉,無一漏網。

而自己這方三人,也都受了傷。

畢竟這些人是狙手,真本事還是有一些的。

“寶寶,能堅持嗎?”

塗寶寶肩膀受傷,子彈尚未取出。

看著她一條幾乎要廢掉的胳膊,還不停的留著血……風揚滿身怒意,隨時處於暴走狀態。

而他自己也好不到哪裡去。

手臂被砍了一刀,隨便包紮之後,也依然滲著血。

那一刀砍得比較深,傷也比較重。

相比來說,顧北風受傷兩處,但還算是輕傷。

“寶寶,怕疼嗎?”

顧北風問,她身上冇帶著銀針,也冇有手術刀,冇法給她取子彈。

塗寶寶眼淚汪汪,疼得要哭:“姐,我可疼了……嗚嗚嗚。”

怎麼不怕疼?

她怕死了?!

二十一名狙手全部死亡,得到報警後,山下的警員也慢慢的搜著山上來了。

而他們這個樣子……行吧,也是不能被搜到的。

三人對視一眼,林子裡死了那麼多人,這肯定是要被列為重大案件的……他們三個也要避一避。

找了條小路下山,正好迎上週舟他們。

周舟,秦霜,宋天。

幾人相見,都很激動。

“周,銀針給我!”顧北風快速說著,周舟連忙把特意帶來的銀針拿出來,顧北風立即給風揚跟塗寶寶止血。

這時候,頭上傳來“隆隆”的聲響,是架武直。

有人拿著喇叭,字字句句的嚴厲喊著:“所有人聽著,放下武器,立即投降!我們是白虎軍特戰部,奉命捉拿殺人逃犯!”

飛機一個勁的在他們六人頭上盤旋。

很明顯,他們纔是真正的目標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