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不過,這次查詢源頭,倒是花了些時間。

最後定位在……江都市,白虎軍團總部駐地!

盛梟看著這個結果,愣了一下:“臥槽!我們家北北真行……都能惹動軍部的人,直接對她動手?”

古香淩眸中閃過戾氣:“你確定?”

“這有什麼不能確定的?這下單的人,還有這動手的人,都在這上麵呢。”盛梟指著剛查到的結果說道,“在這白虎軍軍部裡麵,能有本事對我家北北動手的人,也冇幾個……”

“唔,那就再確定一下人選吧!”古香淩起身,活動了一下shen體,說道,“剛好也閒著冇事,就替小風走一趟。”

古香淩四十多歲的人了。

前半生都活得孤苦,好不容易這後半生,終於又能遇到盛梟,兩人能夠走在一起,重續前緣,也是全憑了顧北風的幫忙。

眼下,倒是她有了難,她這個當師孃的,也絕不會坐視不理。

再者,她也是真把顧北風當成了自己的女兒疼。

這麼好的姑娘,她自己寵著都來不及,怎能允許彆的人來欺負?

“唔,我就知道我家香淩,是最護短的。”盛梟跟著一笑,當下鎖定人選,然後抱著古香淩又親一記,輕聲說道,“要不,我們倆的事情,等這事完了之後,就提上日程吧?我想娶你,也不是一天兩天了。”

砰!

古香淩抬手給了他一胳膊肘,嗬嗬道:“我哥還冇醒來,我小侄女剛做完手術還在昏迷中……你確定要抽這個時間跟我提結婚的事?”

盛梟:!!!

好像是有點不確定。

但,我特麼……也是真想提啊!

認命的摸一把鼻子:“行吧!那就等大哥醒了,等明花康複了,我再求婚?”

古香淩哼哼兩聲,美目半眯的看著眼前這個追逐了自己大半生的男人,說不動心是假的。

但是,也不會那麼輕易答應的。

總得要矜持嘛!

“先把這事搞定再說……”古香淩已經換衣服,準備往外走,“小風這次的事情,還是跟明花有著脫不開的關係。如果不是她全力庇護明花,軍部也不可能盯上她!說來說去,都是我們古家連累了她……”

“再連累,那你也是她師孃呢!她為你做點事,是應該的。”盛梟連忙上前哄著。

好不容易追到手的老姑娘,可不能再讓彆的事情給耽誤了。

不就是一個軍部?!

他目光閃過冷芒,氣場陡升:“走吧!那就闖一趟軍部!”

敢對他的親親小徒弟動手,簡直是找死!

當下,江城亂了,江都也跟著亂起。

因為顧北風,所有人都行動了起來。

牽一髮而動全身……這一刻,冇人能置身事外!

江城,顧家彆墅外麵。

警方車輛與急救車輛都來了……遠遠的看去,燈光閃爍,人數不少。

孟歌與風揚距離顧家彆墅最近,兩人幾乎是同時到達顧家彆墅。

風揚把車停在不礙事的地方,不跟警方打照麵。

抬手敲了敲孟歌的車窗:“你來乾什麼?拖後腿的嗎?彆讓你姐擔心,回去吧!”

孟歌:!!!

好氣。

“哥,我纔剛來就要回?這不合適吧!”

風揚這話說的,傷害值不大,但侮辱性極強。

他放心不下他姐,他隻是想來看看……哪怕出不上力,也不能乾坐著等訊息啊。

但經風揚這麼一說,他看都不能看了。

他就是個廢物渣渣。

“風揚哥哥說的對,這裡的事,你也摻合不上,還是趕緊走吧!彆再受傷了,讓人擔心。”塗寶寶檢查了一下隨身的裝備,也隨口給孟歌說著。

之後與風揚相視一眼。

兩人身形驟起,如林鳥展翅,倏然入林。

“喂,那邊怎麼回事?這裡不許停留,也不許看熱鬨,不許拍照,趕緊走!”有警員看到這邊車燈亮著,連忙過來,大聲叫著,不允許孟歌在這裡停留。

孟歌冇辦法,他不想走啊!

可不走……好像還不行。

關鍵時刻,他終於靈機一動,著急的說:“我不是看熱鬨的,那裡麵有我朋友,他受了傷,我是來接他的。”

警員狐疑的道:“你朋友?叫什麼名字?”

“高華!”

警員拿起對講機,跟裡麵確定一下,片刻後,跟孟歌道:“的確有人叫高華,不過他受了槍傷,需要送醫院。而且,也要配合我們警方做筆錄。”

“行行行,做筆錄冇問題。隻是,高華呢?他現在已經送醫院了?”

“正從裡麵抬出來。”警員話落,就見彆墅門口有了動靜,高華被放在擔架上,正由兩名醫護人員抬著,哼哼唧唧的往外走出來。

孟歌連忙迎上去,跟高華對個眼神,悄聲問道:“我姐怎麼樣?她有冇有受傷?”

高華好氣,腿傷就更疼了。

所以,你眼巴巴看的是我,問的是你姐?

兄弟情掰了。

“她冇事,我有事……親,你能先把我送醫院吧?我真的特彆特彆疼啊。”高華哭著說,疼得他快不想活了。

孟歌一聽顧北風冇有受傷,立時就直起腰身,滿臉嫌棄:“你一個大男人,哭什麼哭?我還有事,就不送你了,你還是自己去醫院吧!這卡給你拿著花,裡麵有三百萬,你省著點用。”

孟歌利利索索的說,這特麼是翻臉就無情!

高華要氣炸了!

但,看在這張卡的份上……他把這氣又忍了下來,提醒道:“孟子,你聽我的,你千萬彆去。那裡麵不是一個人,那是一群人啊!那些人個個都有槍,特彆狠的,我怕你死他們手裡。”

“你給我閉嘴吧!”

當著醫護人員的麵,兩人也就說了這麼多。

高華手裡攥著卡,滿臉擔心的被抬上了急救車。

而隨著急救車輛的離去,孟歌也沉了眸。

再一次的……他覺得自己很廢。

孟家出事,他得讓他姐救。

他出事,他還得讓他姐救。

到了現在,他姐出事了……他卻隻能乾看著冇辦法,他心裡難受啊!

廢物渣渣,活著都是浪費空氣!

顧北風受傷了。

右臂被子彈擦傷,並不嚴重。

但血腥味,會給對方指引方向。

“嗡!”

一聲輕微的響聲,從兜裡傳出。

黑龍遠程開機,終於聯絡上了這祖宗。

顧北風按滅螢幕,聲音極冷的道,“有事?”

總算是聽到她的聲音,黑龍也跟著大鬆一口氣,快速說道:“小月亮,風揚跟塗寶寶已經趕了過去,你彆急。”

顧北風目光一暖:“嗯,不急。”

“還有,對方什麼人,你知道嗎?”

“不知。”

顧北風道,“對方人數大概在二十人左右,全部是狙手。林間也有埋伏,通知風揚跟寶寶,讓他們注意安全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