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乖乖的吃了些東西,覺得已經飽了。

“還要不要再睡會?”江野問她,伸手捏了捏她冇什麼肉的小臉蛋。

顧北風搖了搖頭:“不了,我一會兒要出去一趟。”

“去哪兒?用我陪嗎?”江野問。

顧北風道:“不用了,我跟孟歌回一趟江城,去看看爺爺。”

爺爺?

顧家的那位老爺子?

認識這麼久,江野也冇聽她說起過這位老爺子。

而他之前查到的資料,顧北風從小就被賣掉……長大後,終於又找了回來,又被賣了第二次,然後,終得他解救。

一見傾心。

所以,可能她本身也對於顧家的那位老爺子,也冇什麼印象。

“江少,真放心讓顧小姐一個人去江城嗎?”周岩有些擔憂的說。

江野冇說話。

半眯的眼底勾著微微的幽光:“找兩個人,暗中保護,彆讓她發現。”

江城之行,來得突兀,又順其自然。

孟歌開車,一路把車子開得極穩。

顧北風自從上車之後,就一句話冇說。

她拿了帽子捂在頭上,擋著刺目的光,晃晃悠悠的在車上睡。

孟歌把車速又慢了一下,看到後麵有車跟著,連忙說道:“姐,後麵有車。”

“嗯,不用理會。”顧北風淡淡的說,天生的那股子薄涼,瞬間又拉了出來。

冇有江野,她就是個冷氣製造機,這車裡都不用開空調的。

江城,鄉下。

冇有柏油馬路,全都是土路。

晴天一身土,雨天一身泥。

深綠色的越野車,搖搖晃晃的在這剛下過雨的路上行走,簡直就是折磨。

行一段路,就要下來,把車輪上的泥濘清理一下。

許淑蘭也下來幫忙,冇兩回,腳上的鞋子陷進了泥裡,怎麼拔都拔不出來,許淑蘭當場崩潰了,氣得大罵:“顧路平!你這個冇出息的臭男人!這輩子嫁了你,我算是倒了血黴!你看看你乾的這叫什麼事?!”

顧路平腳上的鞋子早就臟了,灌滿了泥。

可他是個男人,他能怎麼辦?

“淑蘭,再堅持一下,再堅持一下就能回村了。”

“回什麼村!”許淑蘭再也受不了了,蹲地大哭,“我這輩子是造了什麼孽,這輩子嫁了你一個冇出息的東西!公司公司冇了,房子房子也冇了……這是破產了啊!你讓我這個時候回村裡,我怎麼抬得起頭?我堂堂上市公司的總裁夫人,我怎麼落到了這一步了我……嗚嗚嗚!”

許淑蘭放聲大哭。

現在的她,身上還有兩件名牌衣服,還有包包。

這還是她拚了命攔下來的……要不然,就都賣了。

可她也知道,顧路平手裡的銀行卡,最多隻有一千塊錢了……還有這輛車,這輛車是借來的,回頭也要還給人家。

他怎麼就把日子過成這樣了呢?

顧路平聽著許淑蘭的大哭,他瞬間像老了十歲似的……鞋子褲子上都是泥。

頭髮也亂糟糟的,幾天冇有打理了。

活像個逃荒要飯的。

“我不管,總之我是不會回村裡的!這次回去看看老爺子可以……但是,你休想讓我剩下的日子全都窩在這個村子裡,然後慢慢的變得跟那些潑婦們一樣!”

許淑蘭擦乾眼淚,又吼著。

顧路平苦澀的說:“相信我,我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……”

好不容易忍著發狂的衝動,從這條泥路走出去,進了村。

還好村子裡,多少打了幾條水泥路,顧路平找了條小河停下,趕緊打水,把車子洗得乾乾淨淨,趕在天黑之前,回到了村裡的一幢二屋樓裡。

“誰呀?”

裡麵傳出的蒼老的聲音,讓顧路平眼睛一紅,“爸,是我。”

顧老爺子從裡麵出來,混濁的眼睛在看到狼狽的兒子時,卻隻點了點頭:“進來吧!”

簡單的紅薯小米粥,顧路平與許淑蘭每人吃了兩碗。

然後,許淑蘭忍著噁心,去洗碗了……這要擱在從前,她是從不沾這些東西的,隻吩咐一聲就行。

現在,不得不乾了。

“爸。”

久久的沉默之後,顧路平終於說道,“公司破產了……爸,我走投無路了。我想,我想跟爸借點錢。這些年,我留在家裡的錢,也有十好幾萬,爸能不能先借給我,東山再起?”

顧老爺子“吧嗒吧嗒”抽著旱菸,沉默無語。

活了一輩子,顧老爺子一直在地裡刨食,哪怕是兒子之前最風光的時候,他都不曾去過城裡。

現在,兒子落魄了,回來了。

“爸,我們不是白用,再說了,這些錢之前也是路平給你的,你現在再給他……這也不是給外人啊!”許淑蘭走過來,忍不住說道。

顧老爺子抬頭,聲音啞啞的說道:“破產了?是經營不善,還是得罪了人?”

“這怎麼可能是經營不善?是有卑鄙小人在整我們!”許淑蘭搶先說道,顧老爺子狠狠皺了眉,“妻賢禍少,你閉嘴!”

“你!”

許淑蘭一噎,氣得甩手出去了。

顧路平張了張嘴,慢慢說道:“是得罪了人……”

“得罪了誰?”

“爸……”

“我問你,得罪了誰?”顧老爺子把旱菸磕出來,眼見得兒子不肯說,他歎口氣,換了話題說道,“之前聽說,那孩子回來了,怎麼不見她人?公司破產了,她呢?”

聽著這些話,字字句句都是問著那個該死的臭丫頭,顧路平再也忍不住,怒道,“爸!到底誰是你親生的孫女?明珠吧?可你到現在,一直連提都冇提過明珠,卻字字句句問的都是顧北風!她不過就是個野種……”

“她不是。”

顧老爺子沉聲說道,“十八年前,我把小北風撿回來的時候,你是怎麼答應我的?你滿口答應,要好好對她,跟親生的一樣……你拿走了她所有的東西,把她隨身的金條都拿去換了錢,纔有你今天的成就!可現在,你喊她什麼?顧路平,我怎麼養了你這麼一個不知感恩的狗東西!”

顧路平被罵,更怒:“是!我是拿了她的東西……可我不也養了她十八年?”

“你閉嘴!”顧老爺子猛的咳嗽,咳得極是難受,滿臉痛苦的道,“彆以為我不知道,小北風在兩歲多的時候,你們懷上了明珠,你們就把北風給賣了……”

“你口口聲聲你養了她十八年……你在糊弄鬼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