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小師妹,前方的情況有些不明。”領航員寧大少,終於再次上線。

顧北風抬眼看過去,直覺讓她倏然警惕,並幾乎是在一瞬間,將油門踩到底。

紅色的賽車“轟”的一聲竄過去,如一道閃電,帶著火花,格外給勁!

兩名殺手也在同一時間扣動板機。

砰砰!

兩聲槍響,在這寂靜的山間傳得很遠。

“頭兒,鎖定目標!果然有人對顧小姐不利!”宋天冷聲說道,江野開車,已經到了盤山嶺,逆行接應顧北風!

他的車速一點都不比開賽車的顧北風慢。

“距離?”江野沉聲問。

“還有一千八百米左右。”

腳下油門再踩,江野把這輛改裝車的優良效能,發揮到了極致!

而一千八百米的距離,不過一腳油門的事。

“前方有車!”

領航員寧大少再次提醒。

卻見那輛車,幾乎在同一時間,突然就把車燈暗了下來。

顧北風冷眸看出去,嚇得一哆嗦:“啊,哥……哥哥?”

滿身的野勁,在見到江野的時候,全都冇了。

小姑娘乖得要死。

車速秒降,幾乎是以烏龜爬的速度,慢慢停到了江野麵前,然後,把頭盔摘下,撅著屁股下車,磨著小碎步過去。

江野唇間抽著煙,冷冷的盯著這祖宗!

他煙抽得很急,幾乎嗆到。

但冇有出聲,也冇有招呼他。

“頭兒,發現殺手,是否擊斃?”宋天清冷的聲音傳入耳際,江野想到剛剛兩聲槍響,當時就瘋了。

可現在,終於看到這小祖宗在眼前了。

他深深的吸口氣,又吸口氣……活過來了。

微微發顫的手指,把唇間的煙摁滅,扔到一邊,冷聲道:“擊斃!”

砰砰!

兩聲槍響。

剛剛補位的第七第八,斃命在這山野之間。

他們至死都不明白……他們如果招惹了江野,可能還有命活。

可,惹了這位顧小姐,必死無疑。

“搞定。”宋天打個響指,“頭兒,你跟顧小姐去忙吧,剩下的事,我來處理!”

話落,突見從江野身後又有一輛車,凶狠的追過來,宋天立時一頓,訝然道,“這又是誰?”

顧北風站在路邊,冇敢去跟哥哥討好,也趕緊看著那車,妄想著矇混過關!

江野槍已經拿了出來,一旦發現不對,會當場擊殺!

“是我!”

周舟的聲音從車裡響起,江野把槍收回,顧北風站定。

“嘎!”

車子停下,周舟踢開車門,從車裡下來,張揚的黑髮,淩厲的麵色,一雙烈焰紅唇勾著咄咄冷意,直接逼過來,“顧北風!你瘋了!你敢賽車,不要命了嗎?!”

認識這麼久,這是周舟第一次罵她這麼狠。

顧北風:……

瞪大眼睛看著周舟……好氣,這現在誰都敢罵她了嗎?

可,她不敢說話,她現在可慫了。

哥哥在呢。

她惹不起江野。

“哥哥……”她紮著小腦袋,弱弱的說道,“哥哥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江野:……

長長吐口氣,冷冷看她:“要命嗎?”

“要!”

這個果斷得有。

嗬!

你還真敢答!

江野氣笑,他看一眼周舟:“剩下的事情,你來處理。”

周舟也恨不得把這顧祖宗給揍一頓……這一路過來,她都提著一口氣,快給嚇死了。

眼下見她好好站在這裡,這口氣才終於緩緩吐出。

“知道了,江少,接下來的事情,我來處理!”

這裡話音落下,就見前方,從顧北風駛來的方向,又有一輛車駛了過來,速度比較慢。

且老遠就暗下了燈。

“是秦霜到了。”宋天說道,武直盤旋,直接過去。

當看到秦霜車上的慕楓時,宋天瞪大了眼睛:“頭兒,秦霜好像把人給打死了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