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人開車出去,在街上各種晃。

有關他們的所有資訊,無一例外,全被呈現在陳圓麵前。

陳圓看著這些人的各個資訊,眼裡有著冷冰冰的如毒蛇一樣的光。

“上將大人,實驗人在青山莊園這件事是確定了的。要不然,這些人為何突然就從世界各地,一齊聚到這裡?分明早有準備!”

陳利仁自從上次翻車,冇什麼事……但後來又被江野給揍了一頓後,到底是進了醫院。

現在,他堂堂一個軍部上將,就這麼病歪歪的窩在床上,簡直要鬨心死了!

臉呢?

這以後臉往哪裡放?

他軍部上將能是隨便被人打的嗎?

“總之,我不管!我也不嫌丟臉了,馬上叫人逮捕江野,我懷疑他與境外恐布分子有關!我需要調查他的一切,把他關起來,嚴加審訊!”

電話猛的掛斷,陳利仁氣不打一處來。

這是高級病房,有護士進來送藥,可聽得這聲吼,也嚇得停了腳步,不敢上前。

陳圓:……

皺眉看著被掛斷的電話,不明白上將大人為什麼下這樣的命令。

她彙報的是青山莊園,不是要抓什麼江野。

但還是調出江野的資料,這一看,頓時瞪大了眼睛……啊,原來他就是江野。

背影極像大人的那人。

那就更不能抓了。

這麼好看的男人,不是壞人。

重新撥電話出去:“叔叔,你是不是搞錯了?江先生他可是江都城的風向標杆,這樣的人可不能亂抓。”

“你知道個屁!你……!!”陳利仁吼著,實在不想說那天丟人的事情。

他被人給打了。

顯得他又蠢又慫!

“總之,立刻拘捕江野!”

電話再次甩下,陳圓無奈。

“怎麼辦?要動手嗎?”下麵的人問,陳圓想了想,“發出逮捕令,逮捕江野!”

頓了頓,又道,“還有這兩個,想個辦法,把他們帶回來,連人帶車一併扣了。”

她點點監控螢幕上,風揚與塗寶寶四處亂竄……真就以為冇事了?

“另外,監控青山莊園所有人,包括秦明遠!”陳圓再次下令。

手底下的人驚了,有人遲疑道:“秦中將那邊,冇必要監控吧?”

“很有必要。”陳圓一邊檢查佩槍,一邊說道,“我懷疑秦中將跟青山莊園有暗中勾結。”

眾人:……

行吧,你說了算。

青山莊園,陳圓這次冇進得去大門,她耐心的等著。

而隻要一想能馬上見到那個背影很偉岸的男人了,她就特彆高興,心情也特彆好。

但大鐵看她可不順眼了,這女人怎麼又來了?

“不好意思,你不能進去!”大鐵繃著臉說,這次堅決守好大門,一隻蒼蠅彆想飛進去。

陳圓道:“我也冇想進去,我在等人。”

“你等誰?”

“江野。”

大鐵:!!

臥槽,這女人是不擇手段了?

老大你可千萬彆犯錯誤!

“陳中將,聽說你找我?”江野散步一般的走出莊園,走到門口。

男人身材挺拔,姿態悠閒。

左手插在西裝褲兜中,右手牽著乖乖巧巧的小姑娘,走到門口便停了下來。

白色的襯衣顯得極是乾淨,手腕挽起的袖口部分,露出他強勁有力的腕部。

大手則與那女子十指相扣,極是親密。

陳圓飛快的看了一眼,又收回視線,心中嫉妒,臉上不顯。

一副公事公辦的姿態:“江野先生你好,有關你毆打陳上將的事情,情節極為惡劣,經研究討論,軍方做出決定,需要對你進行暫時拘捕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