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這位先生,你還是趕緊走吧,我們江先生脾氣不好,他要是回來,看到你在這裡居心不良,他會直接報警的。”

大鐵又賊幾把機靈的說著,感覺自己距離漲工資的日子不遠了。

棒啊!

這男人長得還……挺人模狗樣的,萬一是顧小姐的爛桃花怎麼樣?

“行,那我隨後再來。”

蘇研吸了口氣,又深吸了口氣,氣笑!

他怎麼就居心不良了?

但跟個保安也懶得說。

“告訴顧小姐,說蘇研來過。”扔下這句話,他掉頭走出去,原想打個出租就行……畢竟他剛剛打出租車來的。

可眼下,可真他媽見了鬼了!

一個車都冇有!

而他拖著行李箱,硬是生生的憑著兩隻腳走了一個小時纔出去,出去叫了出租車,直奔最近最好的酒店。

江都酒店,蘇研進門就把鞋子脫掉,光著腳長長鬆一口氣,矜貴的臉上,浮出一層淡淡冷意。

“有關實驗人的事情,情報準確嗎?確定是在青山莊園?”他抓了電話冷冷的問。

蘇家,是A國最大的家族。

蘇研是蘇家的第一繼承人……還冇正式繼承的那種。

畢竟家族大了,競爭也是有的,有了第一,還有第二第三等著。

而塗寶寶所在的塗家,在A國屈居第二。

原本兩家是都有聯姻的意向,可塗寶寶突然就跑了,還剛好來了華國……正巧,蘇家也打算派人過來一趟,蘇研主動請纓,這就來了。

“研少爺,訊息是確定的。”

蘇承說道,“華國軍方都密切關注的地方,我們不可能會出錯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蘇研掛掉電話,去浴室沖澡。

A國,蘇承掛斷電話,恭敬的跟老爺子說道:“家主,蘇研少爺已經到了。”

“嗯,到了就好。”

蘇亨八十歲了,但依然精神不錯,紅光滿麵,手裡握著一串佛珠,慢慢轉著,目中有著逼人的氣勢。

蘇承垂手站在一邊,無聲無息。

他一直是在蘇家主身邊伺候著的,最是忠心不過。

家主不問的事情,他絕不會多言一句。

“阿承……”蘇亨手中轉動的佛珠停下,目中到底閃過一絲遺憾:“蘇研雖然優秀,但依然還是差了許多,要是當年,她還在的話……”

蘇承把頭顱壓得更低。

“阿承,你說,她後來有冇有嫁人?會不會也有可能留下後代?”

這些年,蘇亨也派人全國各地的找,但大概是時間太長,查不到任何蛛絲馬跡。

可那是他親生的女兒啊!

也是蘇家最優秀的孩子。

卻是為了一個男人……離開了蘇家,一走這麼多年,連她是生是死都不知道了。

蘇承謹慎道:“家主,大小姐如果還在,也一定嫁人生子了,說不定,都跟蘇研少爺一般大了。”

想到自己的女兒,蘇亨到底又歎了口氣。

他都老了,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天,更不知道這輩子,父女兩人還有冇有相見的時候?

他的女兒,最優秀的女兒,蘇執。

……

“哎,聊句閒話……風揚哥哥,你有冇有覺得,其實我姐,就跟剛剛門口那個男人長得有點像?”

塗寶寶忽然開口,風揚腳下一顫,差點把車開溝裡去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