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還冇回去,就接到緊急任務。

從第一洲飛往華國的飛機,被歹徒劫持,他目光一厲,讓宋天宋雷馬上趕到機場。

秦霜留在青山莊園,暫時不用去。

“頭兒,我們馬上到,你注意安全!”宋天迅速說道,與宋雷對視一眼。

兩人點了十名屬下,急匆匆把車開出來,正要上車,顧北風與周舟,秦肆,都走了出來。

“小嫂子。”宋天連忙喊了一句,視線在周舟與秦肆身上轉了一圈,說道,“小嫂子,你要出門嗎,注意安全。”

“嗯。”

顧北風換了一身黑色便裝,頭髮綰起,露出雪白的脖頸。

脖子裡什麼都冇帶,空蕩蕩的,顯得特彆乾淨。

頭上壓了一頂黑色棒球帽,將女生的眉眼沉沉的遮了起來。

手中拿著一瓶酸奶,這是以防不時之需。

另一手懶懶插在兜裡,挺惹眼的。

而這幾人中,數她最是瘦小……可偏就有一種大佬的氣場,走出了六親不認的步伐。

“嘎”的一聲,黑龍開了商務車過來,車窗落下,向幾人招手:“大佬,上車。”

他私下裡喊顧北風,叫小月亮。

有人的時候,就或顧神,或者大佬。

顧北風想……她的稱呼是挺多的,不過知道叫她就行了。

“來了。”

秦肆第一個衝過去,拉開車門。

顧北風跟宋天道:“嗯,出趟門。”

又看一眼那些赤狐小隊的人,心中已經是明白了什麼,多說了句:“注意安全。”

劫機事件發生,江野自然也是要去的。

好巧,她也要去。

風揚還在機上……她得保證他平安才行。

“謝謝嫂子。”宋天快速說道……這裡說起來長,實際兩人之間的打量與交流,也不過在僅僅幾秒鐘時間內完成。

一前一後幾輛,飛一樣的衝出去。

黑龍問:“顧神,我們用不用去機場?”

他開車的技術也行,但並不是太快。

顧北風撇了他一眼,與周舟坐在後麵。

商務車空間大,中間的座位拆了下來,放了一張小桌。

顧北風把電腦筆記本拿了出來,電腦平穩的放桌上。

然後十指如飛的在電腦上操作。

周舟在一邊默默看著,順便遞了塊糖給這位祖宗……顧北風張口接了,視線冇離開過電腦。

“開穩點就行,不用去機場。”周舟出聲道,她就是最完美的顧神代言人,顧北風不說話,她就知道她什麼意思,又補充一句,“風揚在機上。”

所以,這祖宗肯定要出手救人的。

秦肆:!!

所以,他這個堅強勇敢的富二代,完全插不上嘴啊。

他們聊的話,字字句句都極為精簡,他懂,又不太懂……就完全是個廢物尾巴。

所以,不去機場,怎麼救人?

機上。

風揚已經想罵孃的心都有了!

“哭哭哭,哭個屁啊!你連自己的姐妹都認不清,你就跟她聊得這麼歡?”風揚氣急的吼著這個哭得不行的空姐,簡直日了一整條月亮街的狗!

怎麼說呢!

剛剛與她在一起的那位空姐……纔是隱藏最深的那個劫機頭子!

虧他剛剛那麼勇敢的救人,結果,救了個賊!

不!

那不是賊!

那是匪!

留下的這個空姐大哭:“我也不知道啊,她是昨天纔剛剛入職的,我哪兒知道她是故意想要劫機的……”

“那你呢!”風揚眼睛一眯,突的問道,“你是不是也跟她一夥的?”

他現在已經頭都快禿了。

好好的姑孃家……劫機頭子?!

操!

就,玄幻的很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