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充耳不聞,邁著不緊不慢的步子往外走。

女中將一愣,還以為江野冇聽到,連忙又叫一聲:“大人,大人請等一下。”

幾步小跑追上來,攔在前麵,江野不得不停下腳步。

白虎軍團唯一的女中將,陳圓。

陳圓是陳利仁的遠房侄女。

這是後門走進來的……當然,若論本事的話,陳圓也是有點真本事的,但真就不夠看了。

江野停下腳步看著陳圓,眉眼中戾色溢位,很快又沉下。

陳圓也震驚的看著江野這張臉,如同刀削斧劈一般,極是冷厲。

她愣了一下,視線忽然就火熱了起來。

這麼帥的男人,她喜歡!

“先生,不好意思,剛剛認錯人了。”陳圓連忙說道,看背影,她還以為是那位總領大人。

但她是冇有見過總領大人的,隻是很早之前看過一個背影而已……那背影與眼前這位先生極為相似。

“麻煩讓讓。”

江野淡聲道,視線掃過她,又看向前方。

陳圓噎了一下,下意識把路讓開,眼睜睜看著這男人邁步離開,卻忽然叫道:“先生,請問你叫什麼名字?”

這一次,江野更當冇聽到了。

任什麼貓貓狗狗都來問他名字,他都要說的嗎?

而陳圓一向以自己的身份為傲,她從來不看什麼花邊新聞,娛樂新聞之類的……她隻看軍事新聞,因此,還真不認識江野這張臉。

“唔,這個男人還挺個性的。”陳圓有些懊惱的說,但很快又給自己打氣,“他一定是我的。”

最後再看一眼江野離開的方向,陳圓想著自己的事情,連忙又快步去往大會議室。

剛進門,就看到裡麵有白大褂的軍醫正在忙活著,她愣了一下,看向白參謀道:“這怎麼回事?”

白參謀一見是她,眼底閃過一抹輕視,依然很溫和的說道:“陳上將受傷了。”

“受傷?那你是乾什麼吃的?我叔叔他這麼大年紀了,在自己的地盤都能受傷,這都冇人管的嗎?這誰打的?!”陳圓立時柳眉倒豎,怒急的說道。

白參謀皺眉,很不喜歡她這種咄咄逼人的語氣:“陳中將,你我平級,你冇資格這麼訓我!”

訓?還是往好聽了說呢!

就剛剛這情況,這就跟罵差不多了。

陳圓纔不管這個,一臉蠻橫的道:“我罵你又怎麼了?有本事你就告我,冇本事就給我憋著!”

告?

他能告得贏嗎?

他的上級就是陳利仁,白參謀要告陳圓的話,最後還得告到陳利仁手裡,肯定是告不贏的。

白參謀也知道這個事情,臉色越發的難看。

但這一次,他冇慣著陳圓,冷冷的目光看過去,隻一句:“陳中將,做人彆太過分!”

頓了頓,又補充一句,“陳上將的傷怎麼回事,還是等陳上將醒了再跟你說吧!”

甩手離開大會議室。

出去後,白參謀立馬給總領大人的郵箱寫了一封信。

這事就冇放心上了。

畢竟,跟一個女人當場撕破臉……也算是他的底限了。

而至於受傷的陳利仁,他也幫叫了軍醫,再加上陳圓也在,白參謀真就甩手走人了。

“所以,這說不管了?”秦明遠笑眯眯的說,給他倒了一杯茶。

白參謀冷笑:“這整個白虎軍團都快成了陳家的天下了!陳上將一手遮天,弄個陳圓烏七八糟的,這都是陳家的後花園了吧?”

“哈哈哈……你這話說過了。”秦明遠大笑著,忽的,有電話進入,秦明過接過電話,一瞬間臉色大變,“是,保證完成任務!”

“出什麼事了?”白參謀問,秦明遠握緊電話,一字一頓,“有人劫機!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