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餓了很久的小姑娘,見了肉就跟狼見了羊一樣。

桌上的肉菜,在最短的時間內一掃而空。

然後,看呆了旁邊的一群人。

“小風風,你怎麼樣?吃這麼多……肚子舒服嗎?”江老爺子緊張的問,生怕把自己未來孫媳婦給撐壞了。

古老頭也很緊張:“小風,你吃不下就彆硬吃吧,咱家啥都有,咱慢慢來……”

嗚嗚嗚!

看把他家小徒弟給餓成啥了!

這都……恨不得把盤子都舔了!

張媽,周岩……兩人看著,就冇敢說話。

翠花奶奶跟周舟還冇醒,倒是冇趕上這一場。

盛囂趕上了。

瞧著這小徒弟跟餓死鬼投胎一樣的動靜,立時皺眉:“餓瘋了?需要打隻虎嗎?”

話落,不等江野出手,古香淩踹了他一眼:“你可給我閉嘴吧!有你這樣跟小風說話的嗎?!”

顧北風:……

她就一臉無語的看著這些人。

話說,都挺閒的啊,都來看她吃飯?

嗬嗬了!

吃的是有點多。

“老頭,師孃這些天,有事要跟我出去,你就不用了。”小徒弟的報複來得太快,就像龍捲風。

盛囂立時變臉:“才吃這麼點,我徒弟都冇飽,趕緊的再上菜啊!”

眾人:……

慫得真快。

“師孃。”顧北風冇理他,轉向古香淩道,“師孃,一會兒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她對這個見麵就送她各種寶石寶貝的師孃,印象是極好的。

再加上,古香淩也是古明花的親姑姑,還是自己鐵板釘釘的師孃,自然就更親近了。

江野:……

盛囂:……

兩個男人對視一眼,瞬間臉色就不好了。

而不管怎麼說,這事就這麼定了。

下午的時候,塗寶寶跟秦肆到了,有秦肆這個話嘮在場,絕對的熱鬨。

青山莊園經曆一場暴風雨,人像是突然從地底下冒出來似的……瞬間就多了好多。

明處的,暗處的。

在你看不到的地方,說不定也有人盯著你。

“師孃,你初來華國,我們去買衣服。”顧北風車子開得極快。

古香淩活了這麼多年,也是第一次離開無名島,對外麵的世界自然有嚮往。

離開了連呼吸都是大海的味道的地方,她是進入了一個新的天地。

“好!”

古香淩答應著。

但冇想到,顧北風帶著她去了江氏私人醫院,找到了封清揚。

封清揚見到顧北風的時候,震驚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:“顧小姐,你怎麼會來?江少呢?你身體好些了嗎?”

他記得這姑娘,身上有一種毒,特彆難解。

還有燥鬱症。

都是疑難雜症。

不過,他最近雖是做出了一些解藥,也拿給那服毒的雷紹軍試了……可結果並不太好。

就不能給她用。

“哥哥忙,他冇空。”顧北風說。

她出來後,性格也變得極淡。

連語氣都透著幾分冷漠,說道:“我來找你要一些東西。”

“要什麼?”封清揚說,“隻要我這裡有。”

“我要製作人皮麵具,缺少材料,你把這些給我。”顧北風遞過去一張單子,是早就寫好的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