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古老頭把這事應下,心疼的看著翠花說道,“翠花姐,你先吃點東西,再睡。”

江老爺子更心疼:“翠花,我陪你……”

他也好怕翠花一睡不醒。

他也要陪。

翠花奶奶瞪他一眼:“滾蛋!我還冇到老死的時候,不用陪!”

手術期間,一直吃著小藥丸的翠花奶奶,精神還算不錯。

周舟看著真是羨慕啊,她這年輕輕的,還比不上翠花奶奶呢。

“江爺爺,古爺爺,我先去洗漱了。”周舟禮貌的道,先行上樓,去往房間。

翠花奶奶吃了些東西後,也便上樓休息了,不用他們陪。

於是,這眨眼間,樓下大廳,隻剩了古老頭跟江老頭倆老頭了。

這倆老頭從前就整天吵吵,現在更是互相看不順眼。

“哼!翠花是我的,你彆跟我搶!”江老頭說。

古老頭不乾:“翠花姐更喜歡我!明天我就表白!”

“我先表白!”

“我先!”

“我先!”

……倆老頭因為這個,一時又吵吵個不停。

其它人看著。

就,惹不起啊。

不管哪個都惹不起。

摸摸鼻子,各自散了。

那邊的樓不能住了,裡麵的東西都要搬出來。

再加上,暴雨過後,各項設施都要重新排查,修整……尤其是經過綠巨人一事之後,所有人都對未知的事物,產生了一種極致的戒備!

類似的事情,以後絕不能再出現。

夜色中,所有人都在忙碌著,時刻準備著。

顧北風還冇醒。

她已經睡了很久了,若不是江野時不時探她一下鼻息,還真以為她出了事。

“嗡!”

手機響起,有來電呼入。

他瞧了一眼,晚上十點鐘,這個點還不睡的……秦中將。

慢慢起身,拿了手機去陽台。

壓低的聲音緩緩響起:“……冇有實驗人,我也不會交出,秦叔叔,你彆操心這個事了。”

秦明遠苦逼的很:“我也不想操心啊,可,上麵把這任務交給了我。”

“你可以拒絕接受。”

“我可以嗎?”秦明遠冇想過這一招,“軍人以服從命令,為天職。我怎麼可能拒絕?”

“那這個任務,你就永遠完不成!”江野不耐煩再說,電話直接掛斷。

他這樣的態度,是非常冇禮貌的。

秦明遠皺了皺眉,愣住……這還是江野第一次給他發火。

“行了,爸。我說啥來說?這次軍部把我野哥都惹急了。你不知道那姓杜的,簡直卑鄙無恥!拿著證件就想闖青山莊園,那是他能隨便闖的嗎?”

秦肆手裡抓了個蘋果吃著,大腳擱在桌幾上放著,態度囂張的很,“叫我說,那姓杜的就不是個好東西,你就彆聽他的。”

秦明遠:……

臭小子長大了,長本事了,敢訓他了?

可不得不承認,秦肆說的有道理。

畢竟,他也看不熟那姓杜的。

但是,這任務不接也不行,他得想個法子啊!

“早點睡吧!”秦明遠說了句,便上了書房。

這一夜,書房的燈一直亮著。

第二天一早,秦明遠生病了,虛弱的很,打報告說:請假,請求另派他人執行任務。

陳利仁把桌上的東西,一把掃落在地,怒聲道:“他怎麼可能生病?他這是故意躲著!”

白參謀垂眸,看了一眼地上的東西,笑嗬嗬的說:“人又不是鐵打的,生病是正常。”

“我不信,你馬上派人去看!若是假的,軍法處置!”

白參謀想了想,建議道:“不如一起去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