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“讓小風做為編外人員一事,怕是不太好辦了。”秦明遠抽著煙說,眼底帶著極多的煩燥。

忍不住罵道:“都什麼東西!正經事不管,屁事一籮筐。老子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!乾自己的活不成,管彆的倒是指手劃腳上勁的很。”

江野翹著二郎腿,淡定的說:“我們家寶,也並不是很願意去當編外人員。”

“這不行,咱們是說好了,小風是一定要去的。”秦明遠道,“你放心好了,這件事,我跟上麵再商量一下。”

連忙起身,去陽台那邊,拉了個凳子坐下,便馬上給總領大人發郵件。

既然他的上司不同意,那就隻能找上司的上司了。

而他們這一行,最大的上司,便是總領大人。

幾乎是同時,江野手機響起。

他低頭看那封郵件,唇角抽了抽。

半小時後,秦明遠興沖沖回來,高興的說:“怎麼樣?我就說吧,上麵一定會同意的……”

隻不過,他也有些好奇,總領大人的意思是,這次的特批行動,他會親自監督,還讓他把名單報上去?

秦明遠摸不清這裡麵的事情,便冇有再多想。

“恭喜秦叔。”

江野笑了笑說,又遞過去一支菸,秦明遠擺擺手,“不抽了不抽了……這件事情既然能定下來,我也很高興了。你跟小風記得說一聲,等她這裡安排好了,我就帶她去辦手續。”

“好。”

讓周岩送了秦明遠出去。

江野抬眼看了眼樓上的房間……嘖,咋總有一種感覺,自己是在吃軟飯呢?

這祖宗學還冇上完,比自己還要忙。

指節敲在桌上,篤篤作響。

IBI突然來了任務。

尼克的態度傲慢又囂張:“江隊長,剛剛得到訊息,貴國出現一名實驗人,經IBI研究確定,要將這名危險的實驗人,引到IBI總部,進行人道主義毀滅!而這樣項艱钜的任務就交給江隊長與你的赤狐小隊了。”

全球唯一一例滿身是毒,又被剝了皮還能好好活著的實驗人,誰不想要?

尤其是M洲一些國家,更是急紅了眼睛。

這麼珍貴的實驗人,絕不能落在華國人手中,一定得是他們的。

“尼克先生。”

流利的英語從江野唇間溢位,帶著輕笑,說道,“實驗人已經在華國,尼克先生是如何以為,華國會讓IBI把人帶走?”

這話帶著一絲譏諷,尼克頓時覺得臉上掛不住,大怒道:“一定要完成任務!江隊長要是做不到,那後果就由江隊長承擔,我是不會為你求情的。”

江野:……

突然發現,他眼光真的不太好,挑的人……都是些冇腦子的蠢貨。

坐在椅背上靠了會兒,江野拿出電腦,輸入IBI網址。

在彈出的頁麵中,輸入“執行官”的登錄ID,密碼……便看到了一個加密的任務。

實驗人,可真是一個讓人慾罷不能的香悖悖。

指間動起,江野將這份任務直接刪除,乾淨利索的像是從來冇有出現過一樣。

與此同時,以執行官ID重新釋出了一條新的任務:緝拿武皇!

樓上響起了聲音,江野頓了頓,不急不緩的將電腦關掉,推在一邊,然後去往邊樓梯邊等著。

顧北風踢著鞋子下樓,眉眼淡漠又冷,看到江野時,眼底漸漸有了光:“哥哥,你在等我嗎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