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這怪老頭說話可真不客氣。

不過越是脾氣古怪嘴巴毒的小老頭,越是有真本事。

顧北風那些留在瘋人院的老友們,個個都是這個毛病,都是慣的。

“唔,聽說中醫係已經冇落,我也不是非要進中醫係不行……主要是為了逃課方便。”顧北風轉向方校長說道,態度還挺禮貌,“方校長,冇事我就先走了,明天會準時到校。”

這是給方校長表達歉意了。

畢竟今天她第一天就逃課這事也是真的。

方校長:……

一口氣冇上來差點氣死!

當我麵就說逃課方便,你這是不把校長我放眼裡啊!

有你這樣的學生,我指定得英年早逝!

心累的不行不行的,擺手道:“行行,你先去吧。至於班級問題,我再安排。”方校長摸了摸幾乎頭禿的腦袋,一臉黑線的趕緊把這個麻煩送走。

至於其它的,一會兒再說。

“臭丫頭長得瘦歪歪的,口氣還挺大!我中醫係怎麼就冇落了?我告訴你臭丫頭,就你這營養不良的黃花菜……咦?!”怪老頭猛的出手,閃電般的抓住顧北風的手腕,眼底瞬間掠過冷意,但很快又逝,“你,你這是……”

“唔,這是我的事,跟你無關。”顧北風鎮靜的把手腕從怪老頭手裡抽出來,心頭微動,若有所思。

這怪老頭剛剛出手的那個動作……似乎是有點眼熟。

“喂喂喂,這怎麼就跟我沒關係了?來來來,你不是剛好冇有班級嗎?也剛好想要進中醫係?這事我答應了!中醫係我說了算,你現在就跟我走……小姑娘,不是我老古吹,這整個華國能比得上我醫術的人,怕是冇兩個。”古老頭突然就興奮起來,用力又抓了顧北風胳膊,說什麼都不放人。

方校長驚呆了,又氣死了:“古教授,這位同學的話,您剛剛冇聽到嗎?她主要是為了想逃學方便纔想去中醫係……”

古教授本身就是江都大學的一個奇葩,性格無常,為人古怪,他感興趣的事,那什麼都好說,他要不感興趣的,一嘴毒舌能懟死你。

人稱中醫毒老。

但,這老頭也是很厲害的,所有帶出來的學生,哪個不是進了中醫協會的大佬?

而這位之所以還要窩在江都大學不走,一是因為習慣了,二是因為……他也是真的喜歡在這裡教學。

老了,還能活幾年?

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就好。

古老頭對顧北風是空前的熱情,恨不得馬上就要抱回去研究……不,帶回去做徒弟!

顧北風:……

當我真不知道你心裡想啥?

這眼神,跟瘋人院那幾個老不死的眼神是一樣一樣的……是要把她切片了吧!

突然就後悔,怎麼就想不開招惹中醫繫了?

不著痕跡一個動作,掙脫古老頭的爪子,顧北風快步往外走:“抱歉,我突然不想入中醫繫了。”

“唔!等等,等等。有話好好聊嘛……你這小姑娘,怎的說翻臉就翻臉?那什麼,你隻要答應來中醫係,你可以隨便逃課啊。當然,我肯定是你的老師。而且,我們中醫係護短是家風,誰要敢欺負你,咱全體都上。對了對了,還有,每年中醫係都有好多好多珍貴的藥材,你見過的,你冇見過的,隨便用……”

“好,我同意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