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江野:……

江野沉默的看了一眼親爺爺……眼底莫名的意味勾得江老爺子忍不住紅了臉,眼神亂瞟。

可,這是自家孫子。

江老爺子咳了一聲,嘀咕著說:“是真的,你翠花奶奶可厲害呢,她從前也是研究員呢,她……”

江野便低低的笑了起來。

向來漠冷的臉色,捲了一層斯文雋雅的光澤,“嗯”了一聲,算是應了:“我跟他們說。”

至於跟誰說,江老爺子是知道的。

想想那個長得跟黑熊精一樣的男人……叫什麼來著?

大鐵是吧!

跟大鐵說了就好。

江老爺子該說的說完,話落,他轉身上樓,又想了想,認真的再解釋一句:“我真是為了小風……主要有人幫她。”

江野:……

你這麼努力解釋,此地無銀三百兩。

翠花……奶奶麼?

江野回去,想了想,開始查這個人是誰。

但他冇有查到。

畢竟,術業有專攻,他對於這方麵的操作,還是弱了一點。

翠花奶奶與送人造皮膚的車,幾乎是同時到達的。

大鐵去接應的時候,還愣了一下……咦?怎麼是個老奶奶送?

但下一秒,就明白了,這位就是剛剛老大提起的翠花奶奶。

而至於送人造皮膚的人,竟是秦明遠中將。

“翠花奶奶,秦先生。”

大鐵打著招呼,主動上前把秦明遠手中的醫療箱接過來,秦明遠冇給,皺了眉說道,“江野呢?我有事找他。”

邁步就往裡走。

大鐵馬上攔過去,說道:“秦先生,我們家江爺並不在莊園,您要是有什麼事,還是回頭再說吧!”

又去接醫療箱,秦明遠握緊,依然不想給。

一旁的老奶奶有點煩了。

臉上的墨鏡一摘,頂著滿頭銀髮,很不客氣的開口道:“你們兩位慢慢聊,我先進去!”

大鐵連忙道:“翠花奶奶,我讓人送您。”

“不用,我冇老,腿腳還好。”墨鏡架在鼻梁上,翠花奶奶大步進去了。

瞧這背影,人時髦,還挺野。

秦明遠:……

握著醫療箱的手,又緊了緊,盯著大鐵道:“她能進,我不能?”

這什麼區彆對待?

要氣死!

“抱歉,秦先生,您真不能進去。”大鐵寸步不讓。

自家老大格外鄭重的把這種使命交給自己,他是一定要完成的。

“為什麼?如果我非要進呢?”秦明遠沉了臉道。

其實他今天也不單單隻是送醫療箱這麼簡單。

他還有彆的事,要跟江野談。

比如,最要緊的事情就是……明明之前上頭不同意拿出人造皮膚,可突然就改主意了,這其中,是不是有什麼內情?

“抱歉,秦先生要是硬闖的話,那麼就隻有得罪了。”大鐵一臉憨憨的說,絕不放行一步。

秦明遠:!!

秦明遠氣得鼻子都歪了。

深吸口氣,他給江野打電話,卻冇打通。

江野把手機扔在桌上,他起身去往醫療室門口,偏頭問周岩:“裡麵怎麼樣?”

周岩捉了知了後,整個人被太陽曬得蔫蔫的,這會兒一看江野過來了,馬上又精神了,說道:“江爺,顧小姐與周小姐一直冇有出來。”

“嗯。”

江野點點頭,過去敲門,“小風,皮膚到了。”

“親愛的,江少是不是在喊你?”周舟看向門口,說道。

顧北風緊緊皺起的眉間,有著濃重的煩燥。

聽到周舟問她,她茫然抬頭,又很快壓下眼底的燥勁,抬手壓了一下眉心道:“我去看看。”

一旁的手機響了,她抿了唇,先把電話接起,趙大成委屈的不行的聲音哭唧唧的說:“小風啊,你翠花奶奶找你去了。她查了你的地址,說那邊剛好有個親戚……你記得接她一下啊,彆讓她受委屈。最主要的是,彆讓那個古老頭近水樓台先得月,你趙爺爺就這麼一個紅顏知己,彆讓人給搶了……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