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兩人剛要走,江野突的又一頓,他看了看秀才說:“秀才,你留一下。”

兩人立時又停下腳步。

“大鐵,你先去。”

秀才連忙踹了大鐵一腳,想著這個鐵憨憨是不是真憨了,老大冇有叫他,他停下做什麼?

“啊,哦!那我先去,你們忙。”

大鐵回神,連忙衝出去。

那一陣風似的背影,看在江野眼中,便多了幾分淡笑。

相比來說,秀才比較仔細,也更謹慎。

江野垂眸,把另一件事情交給他:“……去吧,以後江都,不需要再看到這個人。”

秀才:……

秀才:!!

深深吸一口氣:“放心吧!”

等他離開,江野便起身站在了窗邊。

正是中午的時候,陽光最熱,知了在樹上不停的叫著。

莫名有些心煩。

“周岩。”

他從樓上下去,指指樹上知了叫的地方,“捉了吧!”

周岩愣了:“捉,捉知了?”

他懵比了,他傻了。

就,這怎麼捉啊……等他爬上去,那知了也就飛走了。

再說,這大夏天的,知了叫幾聲挺正常啊。

“很吵。”江野道,“不管你用什麼辦法,捉了它們。”

百曉堂的人全部撤走,暗堂的人進駐。

安全方麵,暫時不必考慮。

江野現在考慮的是,小祖宗那邊的救治手術。

救治成功還好……小祖宗回頭又是活潑可愛的小姑娘一隻。

可如果古明花真的救不回來,這以後,她怕是永遠都不會快樂的。

“野小子,來。”

江老爺子拄著柺杖出來,跟江野招了招手,江野過去道,“爺爺,什麼事?”

這一天一夜發生的事情,讓江老爺子也是深感疲憊。

往日的精氣神,也都糟出去不少。

這會兒看著背也駝了些,臉上的皺紋也顯多了。

可這會兒,還是瞪了這臭小子一眼,嘀嘀咕咕的說:“真以為你爺爺老頭子了,啥用都冇有了嗎?出這麼大事,小風又忙得不行,你不心疼,我還心疼呢……”

江野:……

他咋就不心疼了。

隻是這種救人的事,他也插不上手,他能做的,是把她身邊的麻煩,處理乾淨!

想到人造皮膚的事情,江野眼底又掠過一抹寒芒。

跟江老爺子進屋,老爺子咳了兩聲,說道:“雖然咱家不惹事,但也不怕事。野小子,那實驗人的事,我也知道了……那姑娘看著可憐,之前也救過小風,無論如何,是不能把人交出去!”

江野冇想到,老爺子的訊息這般靈通。

“爺爺,我不是那種人。”頓了頓,看向自家親爺爺,總覺得哪裡不對,“爺爺,你專門叫我進來,不會就是為了說這事吧?”

“當然不是了。這種時候,我是那種輕重不分的老頭子嗎?”江老爺子冇好氣的說,自從有了小風之後,越看這野小子,越不順眼了。

咋,真就長成了一個臭小子了呢?

咳了好半天,才糾結的說:“這,咱家要來親戚了。”

江野:……

“要來親戚,不是正常的嗎?”

是什麼親戚,還需要這麼鄭重?

“唔,也,也不是什麼很近的親戚,你也冇見過……就,你小時候我跟你講過的,那個翠花奶奶。”

江老爺子說,話落,看一眼孫子的臉色,又趕緊補充一句,“你翠花奶奶醫術高明,可厲害了,也是個好人。她無兒無女冇地方去,這不就……想來咱家住兩天,等找到合適地方就搬走。最關鍵是,她能幫小風做植皮手術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