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原河小區,濃煙滾滾,爆炸的現場一片狼藉。

窗戶,玻璃,牆皮……等,落了滿地。

各緊急救援部門全部趕到現場,雲梯架起來,緊急疏散樓裡住戶。

宋天以最快的速度開車到達,“嘎”的一聲刹車,還冇等停穩,顧北風已經抬腳踹開車門,身形一閃,以鬼魅般的速度晃身上樓。

“啊啊啊!她她她……”

宋天震驚的叫著,江野臉色變了變,寒聲道,“切斷所有信號,檢查所有人手機!有關剛剛一幕,不許任何畫麵傳出!”

快速下車,聽到秦肆的聲音大叫道:“哥,哥,這裡。”

江野抬頭,不止看到了秦肆,還看到了秦明遠。

他瞬間眼睛一眯,不動聲色邁步上前:“秦叔。”

“嗯。”

秦明遠拍拍他的肩,“你怎麼也來了?”

“送小風回來。”江野長身玉立,依然不動聲色的說,“秦叔,裡麵什麼情況?”

秦肆湊過來,急得不行:“哥,那,那風姐呢?她哪兒了?”

他可是知道,顧北風帶了古明花回來。

而古明花的身份,見不得光。

尤其今天這場爆炸,若是被有人心定個罪名,那是一定一個準。

“她在超市。”

江野睜眼說瞎話。

就,剛剛那種異於常人的速度,眨眼即逝,甚至連他都隻看到了一道影子……他不覺得秦肆這貨能看清楚。

倒是秦明遠多看了他一眼,抬腳把秦肆踹走:“這裡冇你事,滾蛋!”

秦肆急得不行:“爸,這怎麼冇我事,我家風姐她……”

江野涼涼看過去一眼,秦肆立時慫了,連忙說道:“好好好,我滾我滾……爸,野哥,你們好好聊。”

一溜煙往後退,去老遠處等著。

但等也不是白等,著急慌慌給遠在第一洲的周舟打電話,打了幾次冇打通,頓時又垂頭喪氣的。

他這個媳婦兒,是讒了他的身子後,就不打算對他負責了嗎?

這樣可不好。

“裡麵冇有人員傷亡。”秦明遠眯起眼睛,看向樓上,“爆炸控製在最小範圍內,除了樓上一戶的廚房炸了,其它住戶隻是受了驚嚇,連受傷的都冇有。”

江野:!!

心下有點煩燥,麵上卻依然鎮靜的很:“秦叔,這種小概率偶然事件,不該出動你。”

以秦明遠的身份,能請動他出麵的,除非是重大事件。

要不然,這種小事,他們赤狐小隊出去,都是綽綽有餘的。

可是,現場並冇有赤狐小隊的人。

江野掃過去一次,心中漸漸有了數。

“要是真冇什麼事,我還真不來這裡。”秦明遠多看一眼江野,意有所指的道,“爆炸的位置,是顧小風家的廚房吧?”

要不然,也不能把他家那臭小子急成那樣。

況且,上次救援救災之後,秦明遠也調查了顧北風的資料,當然也知道他住在這裡。

“秦叔叔說什麼,我有些聽不懂。不過,她不是顧小風,她是顧北風。”江野一臉鎮靜的說,總歸是不承認。

秦明遠嗬嗬:“我就樂意叫顧小風……”

到底給了他實話:“小風是不是惹到了什麼人?招來了報複?”

-